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MySQL server on 'localhost' (10061) in I:\bqge\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3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I:\bqge\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3
第二千九百四十三章 渊明小林会国璠_东晋北府一丘八_笔趣阁
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东晋北府一丘八 > 第二千九百四十三章 渊明小林会国璠

第二千九百四十三章 渊明小林会国璠

 热门推荐:
    中原,荥阳城东,密林。

    一部不起眼的马车,停在林中,车夫是一个三十多岁的黑瘦汉子,皱着眉头,对着车里说道:“客人,这里离了官道足有三里,乃是强盗出没的地方,不安全哪,我看这里也没什么风景,您也一直呆在车里不出来,是在等什么人吗?”

    一个平静的声音缓缓地传出:“没什么,我付你三倍的车钱,我要等的人,应该很快就来了。”

    那车夫嘟囔了一句,自言自语道:“要不是看你是个文弱书生,给十倍的钱我还不来呢。”

    他转而换了一副笑脸:“好的,客人,我等,我一定等,不过,那三倍的车钱,到了荥阳你可得跟我结啊。这一趟咱们可是说好了只到荥阳呢。”

    车门“吱呀”一声打开,一个布衣儒生,黑瘦修长,缓步而下,两只眼睛炯炯有神,几绺长须别有一番名士风范,可不正是陶渊明?

    车夫连忙跳下了车辕,说道:“哎呦,客人,您怎么下车了,这里风大,您还是…………”

    陶渊明淡然道:“无妨,我等的人已经来了。”

    车夫睁大了眼睛,四处张望,可是林中到处都是静悄悄的,连鸟兽的叫声也没有,他奇道:“可是我没有看到什么人来…………”

    他的话音未落,陶渊明就打断了他的话:“张车夫,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是高平郡李记车马行的人,这车钱,我只要给到你的车行就可以了,他们会转给你的家人,是吧。”

    车夫咧嘴一笑:“是啊,客人就是从高平上车的,你的运气真不错,这兵荒马乱的,晚来两天,恐怕就要封城关店了呢,这晋国和大燕打仗,苦的是咱们百姓,幸亏我还是汉人,要是鲜卑胡人,只怕要全都迁到那广固城,还不知道是死是活呢。”

    说到这里,他眼珠子一转,脸上挂着笑容,上前半步:“今天这个三倍车钱,您能不能直接给我呢,要是给了店家,他们还要再抽个两成,我家上有七旬老母,下有三个小孩,这世道不太平,我还成天跑这种长途,就是为了多挣点,要是您可以直接把多付的钱给我,我一家老小都会…………”

    一阵腥风突然闪过,刚才还明媚的日光,顿时变得黑暗了下来,车夫正要惊呼,因为他看到了空中有一道影子划过,那是一个他从没有见过的怪物,凌空飞行,而这怪物的下面,似乎还抓着一个人,这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的事,正要大叫,却只觉得心口一疼,几根刚刺一样的东西,不偏不倚地扎在了他的胸膛之上,这让他连叫都没有叫出一声,就仰面倒地而亡,当他落地的时候,嘴角边流出的,已是紫黑色的血液,腥臭异常。

    陶渊明负手背后,看着空中的这只魔影盘旋,而它下面吊着的一人,则是松手落地,此人只着单衣,浑身上下血迹斑斑,甚至可以看到衣服上有不少鞭印,可不正是司马国璠?

    陶渊明微微一笑:“司马将军,别来无恙?!”

    司马国璠看着陶渊明,吃惊地张大了嘴:“怎么会是你,陶先生?夫人说的接头使者,居然…………”

    陶渊明笑道:“居然是我这个天下名士,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司马国璠哈哈一笑:“惊喜,但不意外!刘奴篡权夺位之心,路人皆知,天下有识之士,想保我司马氏大晋江山者,莫不痛心疾首,先生当年就曾经断然拒绝加入刘奴的幕府,早就表达了不与之同流合污的心意,这点,我们司马氏宗室诸王,都是清清楚楚的,早就想…………”

    陶渊明摆了摆手,打断了司马国璠的话,看着他身上的血衣,说道:“这回将军好像是吃了不少苦头啊,你跟他们交代了什么没有?”

    司马国璠恨恨地说道:“都是王神爱这个贱人,居然把我这个王爷直接就给拿下了,还用那些酷刑来折磨我,想屈打成招,逼我交代我幕后的主使,哼,我也不傻啊,真要是招了我跟刘夫人的关系,那我只会死得更快。还好…………”

    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落在一边,眼中光芒闪闪,正盯着陶渊明的明月飞蛊,身子不自觉地抽了一下,显然,对于这种人面飞天的怪物,尽管是救他的命,但仍然让他心生恐惧,司马国璠咽了一泡口水,说道:“还好明月姑娘救了我,那些狗贼再也不会想到,居然是来自空中的攻击!”

    陶渊明冷冷地说道:“就是说,你并没有供出刘夫人是吧。”

    司马国璠连忙点头道:“当然没有,要是供出来,非但刘夫人会受牵连,就连我,还有一大批司马氏宗室王候的命,都会不保,刘奴心狠手辣,而那个贱人又是他的同伙,找机会就要来诛灭我们司马氏宗室呢,我只要咬紧牙关,抵死不认,自然有人会救我。刘夫人的夫君,可是能和刘奴分庭抗礼的刘毅,有他主持公道,只要我活着,一定能有转机的,所以,我怎么可能做对他们夫妻不利的事呢?”

    明月突然冷笑道:“是么?我在冲进帐之前,好像听到你在大叫,我招,我全都招啊!”

    司马国璠的脸色一变,转而尴尬地笑了笑:“那个,那个不过是我一时受刑不过,想要缓一缓,迷惑那些用刑的贼子罢了,我之前也多次这样叫过啊,兵不厌诈罢了!”

    明月冷冷地说道:“你大概是忘了,我以前也是间谍出身,对这些刑讯之事,再是熟悉不过,是真要招,还是耍诈晕刑,难道我还不知道吗?只怕我要晚去个片刻,你就会把所有知道的事,全都交代了吧。”

    司马国璠咬了咬牙:“不管怎么说,姑娘来得及时,我还是没有出卖刘夫人,这是不幸中的万幸,现在我们还是商量一下接下来的计划吧,刘奴人在广固,那贱人也跟他在一起,我们不如现在飞回建康,指证刘奴和贱人有私情,企图谋权篡位,被我撞破,所以对我下手,请皇帝下诏宣布刘奴和贱人是逆贼,天下共讨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