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龙零 > 第二千一百七十一章 若拉的秘密
    医院里,包过沙克罕、土司熊在内的好些个情况特别严重的伤员都需要留医住院,其他人可以回酒店民宿休息,最近这些天得按时到医院就诊。疾鹰说他帮忙找酒店房间,并做外来人员登记,如果没有登记凭证的话,城内消费要多交7的税金。

    不到半小时,疾鹰安排接他们入住酒店的人就到了,随后两天冰稚邪等人一直在城里休养。

    6月28号晚上,找了一天没找见圣·伊斯和若拉的冰稚邪回到酒店,想着是否可以让疾鹰发动人员帮忙找人。以圣·伊斯的实力,不至于骗自己。他洗完澡,刚准备找爱莉丝聊聊今后的事,一个小童敲开了他的门道:“你好,是西莱斯特·冰稚邪先生吗?”

    “是我。”

    小童递上来一张字条说:“若拉要见你,按照上面的地址带爱莉丝一起去。”

    冰稚邪看了一眼字条:“我知道了,你可以走了。”说着递上几枚金币的小费。

    小童很开心,又说:“记得让爱莉丝带上她的鳞甲。”说完关上了房门。

    冰稚邪一指火将字条烧到烟灰缸里,出了自己房门,叫上爱莉丝依地址而去。

    一路打听寻找,来到了西北城的古城区,没多久找到了地址所在。这里是热闹的假日酒店,一栋栋的三、五层房子围湖而建,有独栋的,也有一层一居的,多是沙漠风格的蒜形顶结构,有着大大的阳台和巨大的落地窗。此时这里好不热闹,湖边内外到处都是玩耍的人。

    冰稚邪向酒店前台打听了房间位置,侍者引着他们来到一栋五层楼居的第四层,拉开了左右双开的镀金房门,坐在沙发上逗弄狮子的若拉立刻跳起来了,还把狮子吓了一跳:“爱莉丝,西莱斯特先生!”

    “若拉,你真的在这里。”爱莉丝欢快的跑过去,短别重逢,也是一番高兴。必竟在这个世界上,值得若拉挂念的人太少了。

    冰稚邪走进门内,但没有走进去,站在门口寻找那个人的身影。室内的旋梯上走下来一个人,正是圣·伊斯,他面上没有太多表情,攘了攘手挥退侍者,这才开口说话:“你的伤看着没什么大碍。”

    “已经习惯了。”

    听到这个话,他拧了下眉,似乎不大高兴,眼睛看着其它方向有点发呆道:“这可不是个好习惯。”

    冰稚邪听他这话语气,心里有一丝异样,试探着问:“你……是在关心我?”

    “闲聊而已。”圣·伊斯收回目光,重新注视向冰稚邪,勾了勾手:“跟我去楼上谈吧。”

    冰稚邪侧着头看向旋楼上方,有点迟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说?你搞什么鬼?”

    圣·伊斯看不见笑容的轻笑一声:“这里太吵了,楼上安静点。”

    冰稚邪犹豫了一下,还是跟着上去了。

    楼上是一个相对较小的房间,但落地窗的视野更开阔,在靠近阳台的屋内有一个茶台,茶台上摆好了茶具以及一壶茶。茶几两边铺着精致的地毯,这种地毯从用料到织方在当地是一绝,远行的商队把它贩到几千公里以外的地方,价格能翻涨上百倍的。

    室内温度很凉爽,落地窗开着,茶台边围着纱曼。圣·伊斯坐上茶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冰稚邪跟着坐了上去,圣·伊斯一挥手,指上一个隔音的小阵打在天花板上,立时楼下爱莉丝她们的声音便听不到了。

    冰稚邪坐在窗边靠着阳台,在这里能看见整座小湖的景色,那些在金沙滩上玩耍的人,不时飘起的魔法烟花和彩光,虽然听不见,但完全能感受到他们的欢快。

    圣·伊斯倒上茶,递给他一杯,自己又倒上一杯:“南加红茶,大陆上最好的红茶。这里没有产,只在大陆南端才有,是商队万里迢迢运过来了。”

    冰稚邪喝了一口,放下了。

    “不喜欢?”

    冰稚邪说:“这么热的天,我更想喝点冰的。有奶茶吗?果汁也可以,牛奶、羊奶、骆驼奶也行。”

    圣·伊斯忽然失笑了。

    “这很好笑?”冰稚邪有点不高兴。

    圣·伊斯起身道:“你等一下。”他下楼后,过了一会儿端了一堆冰镇过的饮品和一个果盘上来,同时把茶水放到了一边:“想和什么,你自己选。”

    冰稚邪皱起眉头看着他,又看了看桌上的喝的,问道:“你叫我来到底干什么?”

    “没什么,你要想走现在就可以走。把你的朋友带上。”圣·伊斯很随意的说着。

    “喂,你……”冰稚邪发现自己还真没有理由恼火,他静下心来道:“你把我朋友绑到这里来,就是为了让我来这里把她再接走?”

    “是。”

    冰稚邪呆愣住了,没想他竟就这么承认了,不由来气冷笑道:“你在耍我吗?”

    “是。”

    冰稚邪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然后起身就走。

    圣·伊斯没有阻拦,反而拿起桌上一杯西瓜汁喝起来,并用勺子把里把的果肉舀出来吃。

    走到楼梯口的冰稚邪又停下了,呆了两秒走回来道:“你没事我还有事呢。你……你……”他心里明明有很多疑问,话到嘴边,又想不起有哪些疑惑要问。也许是气得不知道从哪问起了吧。

    圣·伊斯喝完了西瓜汁,又拿起另一杯水果汁品尝,仿佛全没有听见他在说话。

    冰稚邪真的很恼火了,就在他要发作的时候,忽然想自己干嘛要发火,就当房间里没这个人就可以了。想开了这层,他反而又坐回茶台上,拿起奶茶水果,该吃吃该喝喝。就这样一杯奶茶下肚,又吃了一把葡萄,坐在对面的圣·伊斯终于说话了:“最后波多卡西杰败在了你的手上?”

    冰稚邪本想学着不理他,但又觉得这么做太幼稚,自己又不是爱莉丝,怎么突然变得像个小孩一样。可他又实在不爽眼前这个人,便回了一句废话:“你怎么知道?”

    圣·伊斯看着果盘道:“有些事情总是很容易传得尽人皆知,特别是去了苹果岛山庄那样的地方。”

    冰稚邪突然抬起眼帘盯着他道:“他说的那个人就是你吧。白头发,冰魔法,还说过跟我很像……你就是背叛他的那个人!”

    “背叛这个词用得并不准确,我不喜欢,但……无所谓了。”

    “你这么说是承认了?”

    “你主修的是冰系,学到什么程度了?”圣·伊斯不答反问。

    冰稚邪再次不快道:“我们能不能一问一答,不要总是岔开话题。”

    圣·伊斯说:“有些问题没必要回答,你又不是笨蛋。”

    冰稚邪说:“那就开诚布公的对话。你好像对若拉很感兴趣,在神殿第七层的时候,我感觉得到,她发生变化的时候影响到了你,也同时影响到了我,你是不是知道这是为什么?”

    “我知道。”

    冰稚邪期待着他继续说下去。

    圣·伊斯问道:“你知不知道亚帕奇之泪?”

    “我听说过,但没见过,那好像是什么恶魔一族的宝物。”

    圣·伊斯点点头:“她就是亚帕奇之泪。”

    冰稚邪呆愣了两妙,不解道:“我没明白,你说她……是一件宝物?不对呀,我听说的亚帕奇之泪是一颗黑滴状的宝石,里面封印了一只可怕的魔兽啊!传闻‘九卫’中有三人死在它手里。”

    圣·伊斯摇头道:“当年的魔兽只是承载‘亚帕奇之泪’力量的容器,就如同现在的那个女孩一样。”

    冰稚邪这下听明白了:“若拉是容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