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MySQL server on 'localhost' (10061) in I:\bqge\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3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I:\bqge\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3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 说了实话的周铭_重生之商界大亨_笔趣阁
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商界大亨 >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 说了实话的周铭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 说了实话的周铭

 热门推荐:
    “混蛋你在干什么?告诉你这件事我一定会向总统先生举报的,你惹到大事了……”

    前脚市长的政策助理和他的文员们才走,后脚莱斯就冲着周铭咆哮起来,那咬牙切齿的样子,仿佛是在咀嚼周铭的筋骨一样。

    莱斯现在反应过来当初周铭为什么那么痛快的答应带上自己了,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

    该死的混蛋啊!

    这些华人果然都是阴险狡诈的啊!

    莱斯心里这么想着。

    不过周铭却一脸的无辜无所谓:“我惹到什么大事了?我只是如实向他介绍了你的身份而已,我认为这是最起码的礼貌。”

    莱斯看着周铭:“你以为自己很聪明?觉得我看不出你耍的把戏?”

    莱斯告诉周铭她很清楚周铭在打什么盘算,并直接戳穿周铭是想借小沃尔什总统的名号来压地方政府,以达到他低价买地的目的。

    “但是我告诉你,你这种方法非常愚蠢,你根本就不懂美国的政治模式!”

    “而且我也不绝不会允许你做这种事,我一定会拆穿你的!”

    面对莱斯的威胁,周铭根本不以为然,甚至还给她点了一个赞:“欢迎莱斯女士来拆穿,我也没说过不让你拆穿呀!待会等助理先生或者市长先生回来,你就直接告诉他,你就只是奉命跟着我,绝对没有其他目的!”

    “你……”

    这下就把莱斯给顶到墙上了,作为未来能做到国务卿的人,莱斯是非常聪明的,因此她当然很明白周铭为什么这么有恃无恐。

    很简单的原因,没人会相信堂堂一个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联邦总统的亲信,会平白无故到处乱跑,尤其还平白无故跟着一个华人,这怎么看都不正常。

    这时候除非你能证明自己不是莱斯,否则无论你怎么解释,只要你身份是真的,那么你的一切言论,都会被当成是为了掩盖秘密的辩解,以至于你解释的越多,反而越会让人坚定的怀疑。

    比如你实话实说你是受到总统先生指派跟在周铭身边,目的是确保他会参加亚特兰大即将召开的金融峰会?

    就这种话,莱斯自己想想也不相信。

    “不过你也别得意的太早了。”

    莱斯冷哼着说:“我承认你的逻辑很缜密,但是你别忘了,我们的联邦体制,就是为了避免这种情况而设计的,虽然他只是一位小小市长,但总统先生却依然对他没有任何的直接统属权。”

    周铭点头:“我明白,理论上市长只对自己的选民负责嘛。”

    但紧接着周铭还说:“不过莱斯女士,你我都明白,这种事情也只限于在理论上,但你我都明白,在政治里,理论这种事情通常都不靠谱。”

    莱斯没有话说,因为事实就是这样,谁要是在政治里循规蹈矩,那他以后一定一事无成。

    而且联邦的确强调自治,从法理上来说,就算联邦总统也无权直接对任何一个市长发号施令。

    这也是老美满世界散布的普世价值观里非常重要的一环,强调民主自由。

    但事实当

    然不会如此,要知道任何一个人都不是孤立在这个世界上的,人是社群生物,人生在世,不管你要做什么,人脉都是你需要的。

    那么如果这位市长不满足于一个小小市长,他想往上继续竞选参议员甚至州长总统,那就需要跟总统还有其他政治人物交好,至少不能公然得罪人。

    此外美国的政治人员也通常都有走政商旋转门的传统,就是从市长位置上退下来要去企业挂靠,以及让自己的儿子女儿去企业挂靠赚钱,这同样需要人脉,不能轻易得罪人的。

    好吧,就算这位市长没有往上的打算,就准备干完这一届退休,膝下也无儿无女了无牵挂,这同样没用。

    很简单,总统只需要发起对市长的贪腐调查,再让媒体跟踪报道一阵,哪怕你是海瑞一样的清官,也能给你抹黑成严嵩了。

    或者在分配联邦物资的时候,就不给你所在的市分配好处,到时候你的选民就能把你掀下台了。

    正是这些原因,任何但凡脑子正常一点的市长,都肯定会给总统面子。

    莱斯那番话也就骗骗那种什么都不懂的小白。

    事情到这里,莱斯也陷入了两难境地,辩解吧,可能不会有好结果,反而帮助了周铭;不辩解吧,又咽不下这口气,饶是聪明如莱斯也想不到什么好办法,只能祈祷市长是一位正直不畏权谋的人。

    不能不说莱斯的想法相当好,但在老美这种原教旨资本氛围的熏陶下,出现一位正直的市长几乎是不可能的。

    ... ;   仅仅十几分钟以后,一位胖胖的白人就走进了会议室,他热情洋溢的朝莱斯走去。

    “尊敬的莱斯女士,一定是上帝的指引,才让您到了马多克,这是我最大的荣幸!”

    他一边如同神棍一般的恭维着莱斯,一边伸手和莱斯用力的握手,完全无视了旁边的周铭和麦克伦。

    市长这样的态度让麦克伦感到愤慨,因为他认为自己才是主角,这莱斯不过就是个恶心的间谍罢了。

    不过周铭却很高兴,因为市长对莱斯越热情,就越是让莱斯无论如何也躲不开事情。

    就见莱斯皱着眉头,慢慢抽出自己的手,然后对市长说:“市长先生,我出现在马多克只是一个意外,请你任何事情都要遵循联邦的法律法规,不要因为我做任何改变,也不要产生任何不必要的想法,你明白吗?”

    毫无疑问莱斯这么说是希望市长能不要受她的身份干扰,但周铭听了却当场差点笑出声。

    大姐,可能市长原本没什么想法,但听了你这番话,都该有想法了。

    市长先生连连点头并拍着自己胸脯表示明白,然后他才转头向周铭这边伸出手,向周铭和麦克伦问好。

    “皮萨特公司就是一个传奇,你们能来到马多克,那一定是受到了主的祝福,这一切都是命运的指引……”

    又是一番神棍般的的言论,然后市长告诉周铭:“关于皮萨特公司的购地请求,我此前并不知道是索耶那块地,我要是知道肯定会以最便宜的价格卖给你们!”

    市长先生这么说就根本是睁着

    眼睛说瞎话了,因为自己这边买地怎么可能会不提交哪块地的申请呢?

    周铭很清楚这位市长就是在找台阶,周铭现在的目标也就是尽快拿下这块地,也就无所谓了,否则周铭非要好好跟他比划一下不可。

    后面的事情就简单了,在莱斯的影响下,市长先生跟皮萨特公司的合同签的非常顺利,并且合同条件也都是周铭很理想的。

    只是唯一市长先生明显政治智商不够的,是在签约结束以后,他主动去莱斯那里邀功。

    “莱斯女士你看我这么做对不对,其实我一直认为自己的能力不应该局限在马多克这里,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希望参加州议员选举,甚至是国会选举。”

    莱斯恨不能一巴掌拍死他,也幸好这里没有记者,否则就他这么说,显得是自己在以权谋私一样,这可是美国政治最忌讳的东西。

    周铭也很无语,别说莱斯根本没这方面的意思,就算有,你这么直愣愣的问,也不会有人承认的。

    因此莱斯只是再向他强调自己不干涉地方,并不会干涉地方上的任何事情。

    市长先生当时一张脸就耷拉下来,认为莱斯这是要赖账。

    这些事情后续就和周铭没关系了,因为周铭签好合同,很快就离开了。市长很恼火,认为自己被骗了,他不敢找莱斯和小沃尔什的麻烦,却敢找周铭项目的麻烦。

    但是很可惜,周铭和麦克伦是并没打算打井挖油,只是一次性买卖,周铭和麦克伦甚至连一口油井一间厂房都没打算给他盖,只打算利用这块地继续吹嘘页岩油含量,然后打包发行企业债套现。

    这种情况下,这位天知道什么时间就下台了的市长先生,要能找到麻烦才有鬼了。

    结束市政府之旅,周铭麦克伦还有莱斯一起回到酒店,就在酒店门口,莱斯就发了脾气,她怒斥周铭无耻,居然利用她和总统先生的身份。

    “这是欺诈,你这是在诈骗你知道吗?”莱斯说。

    “我最后再解释一遍,我只是说了实话而已,难道在总统先生的法案里,实话也成了欺诈吗?”周铭还说,“如果真要说到利用,我也只是在废物利用罢了。”

    莱斯瞪大了眼睛,又惊又怒的看着周铭。

    不过周铭却不再理她,只是跟麦克伦回去房间商量接下来的下一个去处。

    房间里,麦克伦先看了莱斯一眼,显然他不认为应该在莱斯面前探讨这个问题,但周铭却很无所谓,告诉他当莱斯不存在就好了。

    既然周铭都这么说,麦克伦也卸下了包袱,他打开新墨西哥州的地图,仔细看了看,然后手指点在旁边不远的帕尼奥拉市上。

    周铭没有任何犹豫的点头:“好,那咱们就去帕尼奥拉!”

    随后周铭一边让麦克伦收起地图,一边起身看向莱斯:“那么莱斯女士,你还要随行吗?”

    莱斯现在是真的想口吐芬芳,她那里会不明白周铭这打的是什么盘算,分明是想给马多克这里的事情再重演一遍嘛。

    可偏偏莱斯又不敢直接拒绝,这让她纠结得抓狂。;   仅仅十几分钟以后,一位胖胖的白人就走进了会议室,他热情洋溢的朝莱斯走去。

    “尊敬的莱斯女士,一定是上帝的指引,才让您到了马多克,这是我最大的荣幸!”

    他一边如同神棍一般的恭维着莱斯,一边伸手和莱斯用力的握手,完全无视了旁边的周铭和麦克伦。

    市长这样的态度让麦克伦感到愤慨,因为他认为自己才是主角,这莱斯不过就是个恶心的间谍罢了。

    不过周铭却很高兴,因为市长对莱斯越热情,就越是让莱斯无论如何也躲不开事情。

    就见莱斯皱着眉头,慢慢抽出自己的手,然后对市长说:“市长先生,我出现在马多克只是一个意外,请你任何事情都要遵循联邦的法律法规,不要因为我做任何改变,也不要产生任何不必要的想法,你明白吗?”

    毫无疑问莱斯这么说是希望市长能不要受她的身份干扰,但周铭听了却当场差点笑出声。

    大姐,可能市长原本没什么想法,但听了你这番话,都该有想法了。

    市长先生连连点头并拍着自己胸脯表示明白,然后他才转头向周铭这边伸出手,向周铭和麦克伦问好。

    “皮萨特公司就是一个传奇,你们能来到马多克,那一定是受到了主的祝福,这一切都是命运的指引……”

    又是一番神棍般的的言论,然后市长告诉周铭:“关于皮萨特公司的购地请求,我此前并不知道是索耶那块地,我要是知道肯定会以最便宜的价格卖给你们!”

    市长先生这么说就根本是睁着

    眼睛说瞎话了,因为自己这边买地怎么可能会不提交哪块地的申请呢?

    周铭很清楚这位市长就是在找台阶,周铭现在的目标也就是尽快拿下这块地,也就无所谓了,否则周铭非要好好跟他比划一下不可。

    后面的事情就简单了,在莱斯的影响下,市长先生跟皮萨特公司的合同签的非常顺利,并且合同条件也都是周铭很理想的。

    只是唯一市长先生明显政治智商不够的,是在签约结束以后,他主动去莱斯那里邀功。

    “莱斯女士你看我这么做对不对,其实我一直认为自己的能力不应该局限在马多克这里,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希望参加州议员选举,甚至是国会选举。”

    莱斯恨不能一巴掌拍死他,也幸好这里没有记者,否则就他这么说,显得是自己在以权谋私一样,这可是美国政治最忌讳的东西。

    周铭也很无语,别说莱斯根本没这方面的意思,就算有,你这么直愣愣的问,也不会有人承认的。

    因此莱斯只是再向他强调自己不干涉地方,并不会干涉地方上的任何事情。

    市长先生当时一张脸就耷拉下来,认为莱斯这是要赖账。

    这些事情后续就和周铭没关系了,因为周铭签好合同,很快就离开了。市长很恼火,认为自己被骗了,他不敢找莱斯和小沃尔什的麻烦,却敢找周铭项目的麻烦。

    但是很可惜,周铭和麦克伦是并没打算打井挖油,只是一次性买卖,周铭和麦克伦甚至连一口油井一间厂房都没打算给他盖,只打算利用这块地继续吹嘘页岩油含量,然后打包发行企业债套现。

    这种情况下,这位天知道什么时间就下台了的市长先生,要能找到麻烦才有鬼了。

    结束市政府之旅,周铭麦克伦还有莱斯一起回到酒店,就在酒店门口,莱斯就发了脾气,她怒斥周铭无耻,居然利用她和总统先生的身份。

    “这是欺诈,你这是在诈骗你知道吗?”莱斯说。

    “我最后再解释一遍,我只是说了实话而已,难道在总统先生的法案里,实话也成了欺诈吗?”周铭还说,“如果真要说到利用,我也只是在废物利用罢了。”

    莱斯瞪大了眼睛,又惊又怒的看着周铭。

    不过周铭却不再理她,只是跟麦克伦回去房间商量接下来的下一个去处。

    房间里,麦克伦先看了莱斯一眼,显然他不认为应该在莱斯面前探讨这个问题,但周铭却很无所谓,告诉他当莱斯不存在就好了。

    既然周铭都这么说,麦克伦也卸下了包袱,他打开新墨西哥州的地图,仔细看了看,然后手指点在旁边不远的帕尼奥拉市上。

    周铭没有任何犹豫的点头:“好,那咱们就去帕尼奥拉!”

    随后周铭一边让麦克伦收起地图,一边起身看向莱斯:“那么莱斯女士,你还要随行吗?”

    莱斯现在是真的想口吐芬芳,她那里会不明白周铭这打的是什么盘算,分明是想给马多克这里的事情再重演一遍嘛。

    可偏偏莱斯又不敢直接拒绝,这让她纠结得抓狂。;   仅仅十几分钟以后,一位胖胖的白人就走进了会议室,他热情洋溢的朝莱斯走去。

    “尊敬的莱斯女士,一定是上帝的指引,才让您到了马多克,这是我最大的荣幸!”

    他一边如同神棍一般的恭维着莱斯,一边伸手和莱斯用力的握手,完全无视了旁边的周铭和麦克伦。

    市长这样的态度让麦克伦感到愤慨,因为他认为自己才是主角,这莱斯不过就是个恶心的间谍罢了。

    不过周铭却很高兴,因为市长对莱斯越热情,就越是让莱斯无论如何也躲不开事情。

    就见莱斯皱着眉头,慢慢抽出自己的手,然后对市长说:“市长先生,我出现在马多克只是一个意外,请你任何事情都要遵循联邦的法律法规,不要因为我做任何改变,也不要产生任何不必要的想法,你明白吗?”

    毫无疑问莱斯这么说是希望市长能不要受她的身份干扰,但周铭听了却当场差点笑出声。

    大姐,可能市长原本没什么想法,但听了你这番话,都该有想法了。

    市长先生连连点头并拍着自己胸脯表示明白,然后他才转头向周铭这边伸出手,向周铭和麦克伦问好。

    “皮萨特公司就是一个传奇,你们能来到马多克,那一定是受到了主的祝福,这一切都是命运的指引……”

    又是一番神棍般的的言论,然后市长告诉周铭:“关于皮萨特公司的购地请求,我此前并不知道是索耶那块地,我要是知道肯定会以最便宜的价格卖给你们!”

    市长先生这么说就根本是睁着

    眼睛说瞎话了,因为自己这边买地怎么可能会不提交哪块地的申请呢?

    周铭很清楚这位市长就是在找台阶,周铭现在的目标也就是尽快拿下这块地,也就无所谓了,否则周铭非要好好跟他比划一下不可。

    后面的事情就简单了,在莱斯的影响下,市长先生跟皮萨特公司的合同签的非常顺利,并且合同条件也都是周铭很理想的。

    只是唯一市长先生明显政治智商不够的,是在签约结束以后,他主动去莱斯那里邀功。

    “莱斯女士你看我这么做对不对,其实我一直认为自己的能力不应该局限在马多克这里,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希望参加州议员选举,甚至是国会选举。”

    莱斯恨不能一巴掌拍死他,也幸好这里没有记者,否则就他这么说,显得是自己在以权谋私一样,这可是美国政治最忌讳的东西。

    周铭也很无语,别说莱斯根本没这方面的意思,就算有,你这么直愣愣的问,也不会有人承认的。

    因此莱斯只是再向他强调自己不干涉地方,并不会干涉地方上的任何事情。

    市长先生当时一张脸就耷拉下来,认为莱斯这是要赖账。

    这些事情后续就和周铭没关系了,因为周铭签好合同,很快就离开了。市长很恼火,认为自己被骗了,他不敢找莱斯和小沃尔什的麻烦,却敢找周铭项目的麻烦。

    但是很可惜,周铭和麦克伦是并没打算打井挖油,只是一次性买卖,周铭和麦克伦甚至连一口油井一间厂房都没打算给他盖,只打算利用这块地继续吹嘘页岩油含量,然后打包发行企业债套现。

    这种情况下,这位天知道什么时间就下台了的市长先生,要能找到麻烦才有鬼了。

    结束市政府之旅,周铭麦克伦还有莱斯一起回到酒店,就在酒店门口,莱斯就发了脾气,她怒斥周铭无耻,居然利用她和总统先生的身份。

    “这是欺诈,你这是在诈骗你知道吗?”莱斯说。

    “我最后再解释一遍,我只是说了实话而已,难道在总统先生的法案里,实话也成了欺诈吗?”周铭还说,“如果真要说到利用,我也只是在废物利用罢了。”

    莱斯瞪大了眼睛,又惊又怒的看着周铭。

    不过周铭却不再理她,只是跟麦克伦回去房间商量接下来的下一个去处。

    房间里,麦克伦先看了莱斯一眼,显然他不认为应该在莱斯面前探讨这个问题,但周铭却很无所谓,告诉他当莱斯不存在就好了。

    既然周铭都这么说,麦克伦也卸下了包袱,他打开新墨西哥州的地图,仔细看了看,然后手指点在旁边不远的帕尼奥拉市上。

    周铭没有任何犹豫的点头:“好,那咱们就去帕尼奥拉!”

    随后周铭一边让麦克伦收起地图,一边起身看向莱斯:“那么莱斯女士,你还要随行吗?”

    莱斯现在是真的想口吐芬芳,她那里会不明白周铭这打的是什么盘算,分明是想给马多克这里的事情再重演一遍嘛。

    可偏偏莱斯又不敢直接拒绝,这让她纠结得抓狂。;   仅仅十几分钟以后,一位胖胖的白人就走进了会议室,他热情洋溢的朝莱斯走去。

    “尊敬的莱斯女士,一定是上帝的指引,才让您到了马多克,这是我最大的荣幸!”

    他一边如同神棍一般的恭维着莱斯,一边伸手和莱斯用力的握手,完全无视了旁边的周铭和麦克伦。

    市长这样的态度让麦克伦感到愤慨,因为他认为自己才是主角,这莱斯不过就是个恶心的间谍罢了。

    不过周铭却很高兴,因为市长对莱斯越热情,就越是让莱斯无论如何也躲不开事情。

    就见莱斯皱着眉头,慢慢抽出自己的手,然后对市长说:“市长先生,我出现在马多克只是一个意外,请你任何事情都要遵循联邦的法律法规,不要因为我做任何改变,也不要产生任何不必要的想法,你明白吗?”

    毫无疑问莱斯这么说是希望市长能不要受她的身份干扰,但周铭听了却当场差点笑出声。

    大姐,可能市长原本没什么想法,但听了你这番话,都该有想法了。

    市长先生连连点头并拍着自己胸脯表示明白,然后他才转头向周铭这边伸出手,向周铭和麦克伦问好。

    “皮萨特公司就是一个传奇,你们能来到马多克,那一定是受到了主的祝福,这一切都是命运的指引……”

    又是一番神棍般的的言论,然后市长告诉周铭:“关于皮萨特公司的购地请求,我此前并不知道是索耶那块地,我要是知道肯定会以最便宜的价格卖给你们!”

    市长先生这么说就根本是睁着

    眼睛说瞎话了,因为自己这边买地怎么可能会不提交哪块地的申请呢?

    周铭很清楚这位市长就是在找台阶,周铭现在的目标也就是尽快拿下这块地,也就无所谓了,否则周铭非要好好跟他比划一下不可。

    后面的事情就简单了,在莱斯的影响下,市长先生跟皮萨特公司的合同签的非常顺利,并且合同条件也都是周铭很理想的。

    只是唯一市长先生明显政治智商不够的,是在签约结束以后,他主动去莱斯那里邀功。

    “莱斯女士你看我这么做对不对,其实我一直认为自己的能力不应该局限在马多克这里,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希望参加州议员选举,甚至是国会选举。”

    莱斯恨不能一巴掌拍死他,也幸好这里没有记者,否则就他这么说,显得是自己在以权谋私一样,这可是美国政治最忌讳的东西。

    周铭也很无语,别说莱斯根本没这方面的意思,就算有,你这么直愣愣的问,也不会有人承认的。

    因此莱斯只是再向他强调自己不干涉地方,并不会干涉地方上的任何事情。

    市长先生当时一张脸就耷拉下来,认为莱斯这是要赖账。

    这些事情后续就和周铭没关系了,因为周铭签好合同,很快就离开了。市长很恼火,认为自己被骗了,他不敢找莱斯和小沃尔什的麻烦,却敢找周铭项目的麻烦。

    但是很可惜,周铭和麦克伦是并没打算打井挖油,只是一次性买卖,周铭和麦克伦甚至连一口油井一间厂房都没打算给他盖,只打算利用这块地继续吹嘘页岩油含量,然后打包发行企业债套现。

    这种情况下,这位天知道什么时间就下台了的市长先生,要能找到麻烦才有鬼了。

    结束市政府之旅,周铭麦克伦还有莱斯一起回到酒店,就在酒店门口,莱斯就发了脾气,她怒斥周铭无耻,居然利用她和总统先生的身份。

    “这是欺诈,你这是在诈骗你知道吗?”莱斯说。

    “我最后再解释一遍,我只是说了实话而已,难道在总统先生的法案里,实话也成了欺诈吗?”周铭还说,“如果真要说到利用,我也只是在废物利用罢了。”

    莱斯瞪大了眼睛,又惊又怒的看着周铭。

    不过周铭却不再理她,只是跟麦克伦回去房间商量接下来的下一个去处。

    房间里,麦克伦先看了莱斯一眼,显然他不认为应该在莱斯面前探讨这个问题,但周铭却很无所谓,告诉他当莱斯不存在就好了。

    既然周铭都这么说,麦克伦也卸下了包袱,他打开新墨西哥州的地图,仔细看了看,然后手指点在旁边不远的帕尼奥拉市上。

    周铭没有任何犹豫的点头:“好,那咱们就去帕尼奥拉!”

    随后周铭一边让麦克伦收起地图,一边起身看向莱斯:“那么莱斯女士,你还要随行吗?”

    莱斯现在是真的想口吐芬芳,她那里会不明白周铭这打的是什么盘算,分明是想给马多克这里的事情再重演一遍嘛。

    可偏偏莱斯又不敢直接拒绝,这让她纠结得抓狂。;   仅仅十几分钟以后,一位胖胖的白人就走进了会议室,他热情洋溢的朝莱斯走去。

    “尊敬的莱斯女士,一定是上帝的指引,才让您到了马多克,这是我最大的荣幸!”

    他一边如同神棍一般的恭维着莱斯,一边伸手和莱斯用力的握手,完全无视了旁边的周铭和麦克伦。

    市长这样的态度让麦克伦感到愤慨,因为他认为自己才是主角,这莱斯不过就是个恶心的间谍罢了。

    不过周铭却很高兴,因为市长对莱斯越热情,就越是让莱斯无论如何也躲不开事情。

    就见莱斯皱着眉头,慢慢抽出自己的手,然后对市长说:“市长先生,我出现在马多克只是一个意外,请你任何事情都要遵循联邦的法律法规,不要因为我做任何改变,也不要产生任何不必要的想法,你明白吗?”

    毫无疑问莱斯这么说是希望市长能不要受她的身份干扰,但周铭听了却当场差点笑出声。

    大姐,可能市长原本没什么想法,但听了你这番话,都该有想法了。

    市长先生连连点头并拍着自己胸脯表示明白,然后他才转头向周铭这边伸出手,向周铭和麦克伦问好。

    “皮萨特公司就是一个传奇,你们能来到马多克,那一定是受到了主的祝福,这一切都是命运的指引……”

    又是一番神棍般的的言论,然后市长告诉周铭:“关于皮萨特公司的购地请求,我此前并不知道是索耶那块地,我要是知道肯定会以最便宜的价格卖给你们!”

    市长先生这么说就根本是睁着

    眼睛说瞎话了,因为自己这边买地怎么可能会不提交哪块地的申请呢?

    周铭很清楚这位市长就是在找台阶,周铭现在的目标也就是尽快拿下这块地,也就无所谓了,否则周铭非要好好跟他比划一下不可。

    后面的事情就简单了,在莱斯的影响下,市长先生跟皮萨特公司的合同签的非常顺利,并且合同条件也都是周铭很理想的。

    只是唯一市长先生明显政治智商不够的,是在签约结束以后,他主动去莱斯那里邀功。

    “莱斯女士你看我这么做对不对,其实我一直认为自己的能力不应该局限在马多克这里,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希望参加州议员选举,甚至是国会选举。”

    莱斯恨不能一巴掌拍死他,也幸好这里没有记者,否则就他这么说,显得是自己在以权谋私一样,这可是美国政治最忌讳的东西。

    周铭也很无语,别说莱斯根本没这方面的意思,就算有,你这么直愣愣的问,也不会有人承认的。

    因此莱斯只是再向他强调自己不干涉地方,并不会干涉地方上的任何事情。

    市长先生当时一张脸就耷拉下来,认为莱斯这是要赖账。

    这些事情后续就和周铭没关系了,因为周铭签好合同,很快就离开了。市长很恼火,认为自己被骗了,他不敢找莱斯和小沃尔什的麻烦,却敢找周铭项目的麻烦。

    但是很可惜,周铭和麦克伦是并没打算打井挖油,只是一次性买卖,周铭和麦克伦甚至连一口油井一间厂房都没打算给他盖,只打算利用这块地继续吹嘘页岩油含量,然后打包发行企业债套现。

    这种情况下,这位天知道什么时间就下台了的市长先生,要能找到麻烦才有鬼了。

    结束市政府之旅,周铭麦克伦还有莱斯一起回到酒店,就在酒店门口,莱斯就发了脾气,她怒斥周铭无耻,居然利用她和总统先生的身份。

    “这是欺诈,你这是在诈骗你知道吗?”莱斯说。

    “我最后再解释一遍,我只是说了实话而已,难道在总统先生的法案里,实话也成了欺诈吗?”周铭还说,“如果真要说到利用,我也只是在废物利用罢了。”

    莱斯瞪大了眼睛,又惊又怒的看着周铭。

    不过周铭却不再理她,只是跟麦克伦回去房间商量接下来的下一个去处。

    房间里,麦克伦先看了莱斯一眼,显然他不认为应该在莱斯面前探讨这个问题,但周铭却很无所谓,告诉他当莱斯不存在就好了。

    既然周铭都这么说,麦克伦也卸下了包袱,他打开新墨西哥州的地图,仔细看了看,然后手指点在旁边不远的帕尼奥拉市上。

    周铭没有任何犹豫的点头:“好,那咱们就去帕尼奥拉!”

    随后周铭一边让麦克伦收起地图,一边起身看向莱斯:“那么莱斯女士,你还要随行吗?”

    莱斯现在是真的想口吐芬芳,她那里会不明白周铭这打的是什么盘算,分明是想给马多克这里的事情再重演一遍嘛。

    可偏偏莱斯又不敢直接拒绝,这让她纠结得抓狂。;   仅仅十几分钟以后,一位胖胖的白人就走进了会议室,他热情洋溢的朝莱斯走去。

    “尊敬的莱斯女士,一定是上帝的指引,才让您到了马多克,这是我最大的荣幸!”

    他一边如同神棍一般的恭维着莱斯,一边伸手和莱斯用力的握手,完全无视了旁边的周铭和麦克伦。

    市长这样的态度让麦克伦感到愤慨,因为他认为自己才是主角,这莱斯不过就是个恶心的间谍罢了。

    不过周铭却很高兴,因为市长对莱斯越热情,就越是让莱斯无论如何也躲不开事情。

    就见莱斯皱着眉头,慢慢抽出自己的手,然后对市长说:“市长先生,我出现在马多克只是一个意外,请你任何事情都要遵循联邦的法律法规,不要因为我做任何改变,也不要产生任何不必要的想法,你明白吗?”

    毫无疑问莱斯这么说是希望市长能不要受她的身份干扰,但周铭听了却当场差点笑出声。

    大姐,可能市长原本没什么想法,但听了你这番话,都该有想法了。

    市长先生连连点头并拍着自己胸脯表示明白,然后他才转头向周铭这边伸出手,向周铭和麦克伦问好。

    “皮萨特公司就是一个传奇,你们能来到马多克,那一定是受到了主的祝福,这一切都是命运的指引……”

    又是一番神棍般的的言论,然后市长告诉周铭:“关于皮萨特公司的购地请求,我此前并不知道是索耶那块地,我要是知道肯定会以最便宜的价格卖给你们!”

    市长先生这么说就根本是睁着

    眼睛说瞎话了,因为自己这边买地怎么可能会不提交哪块地的申请呢?

    周铭很清楚这位市长就是在找台阶,周铭现在的目标也就是尽快拿下这块地,也就无所谓了,否则周铭非要好好跟他比划一下不可。

    后面的事情就简单了,在莱斯的影响下,市长先生跟皮萨特公司的合同签的非常顺利,并且合同条件也都是周铭很理想的。

    只是唯一市长先生明显政治智商不够的,是在签约结束以后,他主动去莱斯那里邀功。

    “莱斯女士你看我这么做对不对,其实我一直认为自己的能力不应该局限在马多克这里,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希望参加州议员选举,甚至是国会选举。”

    莱斯恨不能一巴掌拍死他,也幸好这里没有记者,否则就他这么说,显得是自己在以权谋私一样,这可是美国政治最忌讳的东西。

    周铭也很无语,别说莱斯根本没这方面的意思,就算有,你这么直愣愣的问,也不会有人承认的。

    因此莱斯只是再向他强调自己不干涉地方,并不会干涉地方上的任何事情。

    市长先生当时一张脸就耷拉下来,认为莱斯这是要赖账。

    这些事情后续就和周铭没关系了,因为周铭签好合同,很快就离开了。市长很恼火,认为自己被骗了,他不敢找莱斯和小沃尔什的麻烦,却敢找周铭项目的麻烦。

    但是很可惜,周铭和麦克伦是并没打算打井挖油,只是一次性买卖,周铭和麦克伦甚至连一口油井一间厂房都没打算给他盖,只打算利用这块地继续吹嘘页岩油含量,然后打包发行企业债套现。

    这种情况下,这位天知道什么时间就下台了的市长先生,要能找到麻烦才有鬼了。

    结束市政府之旅,周铭麦克伦还有莱斯一起回到酒店,就在酒店门口,莱斯就发了脾气,她怒斥周铭无耻,居然利用她和总统先生的身份。

    “这是欺诈,你这是在诈骗你知道吗?”莱斯说。

    “我最后再解释一遍,我只是说了实话而已,难道在总统先生的法案里,实话也成了欺诈吗?”周铭还说,“如果真要说到利用,我也只是在废物利用罢了。”

    莱斯瞪大了眼睛,又惊又怒的看着周铭。

    不过周铭却不再理她,只是跟麦克伦回去房间商量接下来的下一个去处。

    房间里,麦克伦先看了莱斯一眼,显然他不认为应该在莱斯面前探讨这个问题,但周铭却很无所谓,告诉他当莱斯不存在就好了。

    既然周铭都这么说,麦克伦也卸下了包袱,他打开新墨西哥州的地图,仔细看了看,然后手指点在旁边不远的帕尼奥拉市上。

    周铭没有任何犹豫的点头:“好,那咱们就去帕尼奥拉!”

    随后周铭一边让麦克伦收起地图,一边起身看向莱斯:“那么莱斯女士,你还要随行吗?”

    莱斯现在是真的想口吐芬芳,她那里会不明白周铭这打的是什么盘算,分明是想给马多克这里的事情再重演一遍嘛。

    可偏偏莱斯又不敢直接拒绝,这让她纠结得抓狂。;   仅仅十几分钟以后,一位胖胖的白人就走进了会议室,他热情洋溢的朝莱斯走去。

    “尊敬的莱斯女士,一定是上帝的指引,才让您到了马多克,这是我最大的荣幸!”

    他一边如同神棍一般的恭维着莱斯,一边伸手和莱斯用力的握手,完全无视了旁边的周铭和麦克伦。

    市长这样的态度让麦克伦感到愤慨,因为他认为自己才是主角,这莱斯不过就是个恶心的间谍罢了。

    不过周铭却很高兴,因为市长对莱斯越热情,就越是让莱斯无论如何也躲不开事情。

    就见莱斯皱着眉头,慢慢抽出自己的手,然后对市长说:“市长先生,我出现在马多克只是一个意外,请你任何事情都要遵循联邦的法律法规,不要因为我做任何改变,也不要产生任何不必要的想法,你明白吗?”

    毫无疑问莱斯这么说是希望市长能不要受她的身份干扰,但周铭听了却当场差点笑出声。

    大姐,可能市长原本没什么想法,但听了你这番话,都该有想法了。

    市长先生连连点头并拍着自己胸脯表示明白,然后他才转头向周铭这边伸出手,向周铭和麦克伦问好。

    “皮萨特公司就是一个传奇,你们能来到马多克,那一定是受到了主的祝福,这一切都是命运的指引……”

    又是一番神棍般的的言论,然后市长告诉周铭:“关于皮萨特公司的购地请求,我此前并不知道是索耶那块地,我要是知道肯定会以最便宜的价格卖给你们!”

    市长先生这么说就根本是睁着

    眼睛说瞎话了,因为自己这边买地怎么可能会不提交哪块地的申请呢?

    周铭很清楚这位市长就是在找台阶,周铭现在的目标也就是尽快拿下这块地,也就无所谓了,否则周铭非要好好跟他比划一下不可。

    后面的事情就简单了,在莱斯的影响下,市长先生跟皮萨特公司的合同签的非常顺利,并且合同条件也都是周铭很理想的。

    只是唯一市长先生明显政治智商不够的,是在签约结束以后,他主动去莱斯那里邀功。

    “莱斯女士你看我这么做对不对,其实我一直认为自己的能力不应该局限在马多克这里,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希望参加州议员选举,甚至是国会选举。”

    莱斯恨不能一巴掌拍死他,也幸好这里没有记者,否则就他这么说,显得是自己在以权谋私一样,这可是美国政治最忌讳的东西。

    周铭也很无语,别说莱斯根本没这方面的意思,就算有,你这么直愣愣的问,也不会有人承认的。

    因此莱斯只是再向他强调自己不干涉地方,并不会干涉地方上的任何事情。

    市长先生当时一张脸就耷拉下来,认为莱斯这是要赖账。

    这些事情后续就和周铭没关系了,因为周铭签好合同,很快就离开了。市长很恼火,认为自己被骗了,他不敢找莱斯和小沃尔什的麻烦,却敢找周铭项目的麻烦。

    但是很可惜,周铭和麦克伦是并没打算打井挖油,只是一次性买卖,周铭和麦克伦甚至连一口油井一间厂房都没打算给他盖,只打算利用这块地继续吹嘘页岩油含量,然后打包发行企业债套现。

    这种情况下,这位天知道什么时间就下台了的市长先生,要能找到麻烦才有鬼了。

    结束市政府之旅,周铭麦克伦还有莱斯一起回到酒店,就在酒店门口,莱斯就发了脾气,她怒斥周铭无耻,居然利用她和总统先生的身份。

    “这是欺诈,你这是在诈骗你知道吗?”莱斯说。

    “我最后再解释一遍,我只是说了实话而已,难道在总统先生的法案里,实话也成了欺诈吗?”周铭还说,“如果真要说到利用,我也只是在废物利用罢了。”

    莱斯瞪大了眼睛,又惊又怒的看着周铭。

    不过周铭却不再理她,只是跟麦克伦回去房间商量接下来的下一个去处。

    房间里,麦克伦先看了莱斯一眼,显然他不认为应该在莱斯面前探讨这个问题,但周铭却很无所谓,告诉他当莱斯不存在就好了。

    既然周铭都这么说,麦克伦也卸下了包袱,他打开新墨西哥州的地图,仔细看了看,然后手指点在旁边不远的帕尼奥拉市上。

    周铭没有任何犹豫的点头:“好,那咱们就去帕尼奥拉!”

    随后周铭一边让麦克伦收起地图,一边起身看向莱斯:“那么莱斯女士,你还要随行吗?”

    莱斯现在是真的想口吐芬芳,她那里会不明白周铭这打的是什么盘算,分明是想给马多克这里的事情再重演一遍嘛。

    可偏偏莱斯又不敢直接拒绝,这让她纠结得抓狂。;   仅仅十几分钟以后,一位胖胖的白人就走进了会议室,他热情洋溢的朝莱斯走去。

    “尊敬的莱斯女士,一定是上帝的指引,才让您到了马多克,这是我最大的荣幸!”

    他一边如同神棍一般的恭维着莱斯,一边伸手和莱斯用力的握手,完全无视了旁边的周铭和麦克伦。

    市长这样的态度让麦克伦感到愤慨,因为他认为自己才是主角,这莱斯不过就是个恶心的间谍罢了。

    不过周铭却很高兴,因为市长对莱斯越热情,就越是让莱斯无论如何也躲不开事情。

    就见莱斯皱着眉头,慢慢抽出自己的手,然后对市长说:“市长先生,我出现在马多克只是一个意外,请你任何事情都要遵循联邦的法律法规,不要因为我做任何改变,也不要产生任何不必要的想法,你明白吗?”

    毫无疑问莱斯这么说是希望市长能不要受她的身份干扰,但周铭听了却当场差点笑出声。

    大姐,可能市长原本没什么想法,但听了你这番话,都该有想法了。

    市长先生连连点头并拍着自己胸脯表示明白,然后他才转头向周铭这边伸出手,向周铭和麦克伦问好。

    “皮萨特公司就是一个传奇,你们能来到马多克,那一定是受到了主的祝福,这一切都是命运的指引……”

    又是一番神棍般的的言论,然后市长告诉周铭:“关于皮萨特公司的购地请求,我此前并不知道是索耶那块地,我要是知道肯定会以最便宜的价格卖给你们!”

    市长先生这么说就根本是睁着

    眼睛说瞎话了,因为自己这边买地怎么可能会不提交哪块地的申请呢?

    周铭很清楚这位市长就是在找台阶,周铭现在的目标也就是尽快拿下这块地,也就无所谓了,否则周铭非要好好跟他比划一下不可。

    后面的事情就简单了,在莱斯的影响下,市长先生跟皮萨特公司的合同签的非常顺利,并且合同条件也都是周铭很理想的。

    只是唯一市长先生明显政治智商不够的,是在签约结束以后,他主动去莱斯那里邀功。

    “莱斯女士你看我这么做对不对,其实我一直认为自己的能力不应该局限在马多克这里,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希望参加州议员选举,甚至是国会选举。”

    莱斯恨不能一巴掌拍死他,也幸好这里没有记者,否则就他这么说,显得是自己在以权谋私一样,这可是美国政治最忌讳的东西。

    周铭也很无语,别说莱斯根本没这方面的意思,就算有,你这么直愣愣的问,也不会有人承认的。

    因此莱斯只是再向他强调自己不干涉地方,并不会干涉地方上的任何事情。

    市长先生当时一张脸就耷拉下来,认为莱斯这是要赖账。

    这些事情后续就和周铭没关系了,因为周铭签好合同,很快就离开了。市长很恼火,认为自己被骗了,他不敢找莱斯和小沃尔什的麻烦,却敢找周铭项目的麻烦。

    但是很可惜,周铭和麦克伦是并没打算打井挖油,只是一次性买卖,周铭和麦克伦甚至连一口油井一间厂房都没打算给他盖,只打算利用这块地继续吹嘘页岩油含量,然后打包发行企业债套现。

    这种情况下,这位天知道什么时间就下台了的市长先生,要能找到麻烦才有鬼了。

    结束市政府之旅,周铭麦克伦还有莱斯一起回到酒店,就在酒店门口,莱斯就发了脾气,她怒斥周铭无耻,居然利用她和总统先生的身份。

    “这是欺诈,你这是在诈骗你知道吗?”莱斯说。

    “我最后再解释一遍,我只是说了实话而已,难道在总统先生的法案里,实话也成了欺诈吗?”周铭还说,“如果真要说到利用,我也只是在废物利用罢了。”

    莱斯瞪大了眼睛,又惊又怒的看着周铭。

    不过周铭却不再理她,只是跟麦克伦回去房间商量接下来的下一个去处。

    房间里,麦克伦先看了莱斯一眼,显然他不认为应该在莱斯面前探讨这个问题,但周铭却很无所谓,告诉他当莱斯不存在就好了。

    既然周铭都这么说,麦克伦也卸下了包袱,他打开新墨西哥州的地图,仔细看了看,然后手指点在旁边不远的帕尼奥拉市上。

    周铭没有任何犹豫的点头:“好,那咱们就去帕尼奥拉!”

    随后周铭一边让麦克伦收起地图,一边起身看向莱斯:“那么莱斯女士,你还要随行吗?”

    莱斯现在是真的想口吐芬芳,她那里会不明白周铭这打的是什么盘算,分明是想给马多克这里的事情再重演一遍嘛。

    可偏偏莱斯又不敢直接拒绝,这让她纠结得抓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