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MySQL server on 'localhost' (10061) in I:\bqge\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3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I:\bqge\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3
第365章 东部贵族,文武双全!_陛下,奇观误国啊!_笔趣阁
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陛下,奇观误国啊! > 第365章 东部贵族,文武双全!

第365章 东部贵族,文武双全!

 热门推荐:
    作为帝国近卫师团的军团长,格里·柯尔米伯爵在一周前正式接管了整个中部大平原的防御工事。

    一直以来,他都是大皇子匹兹曼的铁杆支持者,鞍前马后,尽心效力,颇受信重。

    而他也不负匹兹曼的重托,率领着帝国近卫师团顶住了先前接连战败的压力,在中部大平原上稳固了防线。

    格里·柯尔米的策略很简单,那就是拖。

    因为在粮草补给方面,任何一方势力都无法与大皇子匹兹曼相媲美,而他也早就看穿了二皇子雷兹外强中干的现状。

    纵然有着特奥多罗元帅的支持和数位诺曼名将的协从,但若是没了粮草、没了补给,那也是随时都有可能崩塌的空中楼阁、

    所以,此时的格里·柯尔米可以说是胜券在握,只要自己能够顶住这几天的压力,那么战场的形势便会迎来逆转。

    而他,也的确有这个底气。

    要知道,拱卫帝都圣罗伦斯的帝国近卫师团,乃是诺曼军队中的绝对精锐,只有各大军团之中出类拔萃的佼佼者,才会在经过选拔之后成为帝国近卫师团的一员。

    格里·柯尔米可以负责任的说,哪怕是面对纵横大陆的奥丁铁骑,帝国近卫师团也绝对有着一战之力。

    正是有着如此充足的底气,此时的格里·柯尔米,才可以在营帐之中安然入睡。

    只是……

    仿佛就在一瞬间,军营之中突然炸开了锅。

    喧哗声,吵闹声,喊杀声……

    当格里·柯尔米起身的时候,纵然隔着一层营帐,他也能够模糊的看到军营之中那明晃晃的亮光。

    “军团长!军团长!”

    副官也来不及报告,便火急火燎的闯入了营帐。

    “怎么了?”

    格里·柯尔米微微皱眉。

    “火!到处都是火!”

    “火?是随军的厨子……”

    还未等到格里·柯尔米说完,副官便气喘吁吁地打断了他的话语:“是二皇子的军队!他们趁着夜色向我们发动了偷袭!”

    “什么?!”

    格里·柯尔米霍然起身,随手攥起了搁置在一旁的刀剑,掀开了营帐。

    营帐之外已然化作了一片火海,士卒们的喊杀声响彻夜空,二皇子雷兹麾下军队正在破损的营寨四周疯狂涌入,屠戮着原本还在睡梦之中的近卫军士卒。

    “该死!身为一名贵族,雷兹竟然使用了如此下作和卑贱的手段!”

    格里·柯尔米愤怒地嘶吼道。

    但是,愤怒的嘶吼也无法改变如今的形势。

    帝国近卫师团士卒们只能匆忙拿起武器,抵挡这些气势汹汹的敌人。

    炽热的火光照亮的漆黑的夜幕,刀剑的碰撞与愤怒的嘶吼惊走了树梢上的夜枭,中部大平原的今夜,注定只会有一个赢家。

    ……

    一周后。

    帝都,圣罗伦斯。

    夜幕笼罩下的圣罗伦斯,其实与那些大陆之上的普通小城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区别。

    占地广阔的皇宫与矗立在西城区的高耸的法师塔,都笼罩在了仿佛无边无际的黑夜当中,只有在能在斑驳的月光下,看到一个模糊的轮廓。

    整个城市极为静谧,唯有当高举火把的巡逻队经过的时候,才会传来一阵零散的脚步声。

    雄狮庄园位于帝都圣罗伦斯的西北角,由于此时也是深夜,因此,唯有雄狮庄园附近的街道上,才能够看到斑驳的人影以及昏黄的烛光。

    这里,是贵族们进行交际和聚会的场所。

    魔导路灯是唯独伊达尔公国才有的东西,但是生活在帝都圣罗伦斯的贵族们,却用纯金的烛台与数不尽的蜡烛,将这片庄园装点得灯火通明。

    好多张珍奇的皮革被缝制成宽大的地毯,铺设在被精雕细琢的地板之上。

    墙壁周围的彩色玻璃窗上,绘制着象征着皇室的徽章与图案,在闪烁的烛光中显得愈发高贵与尊崇。

    此时此刻,一场盛大的晚宴正在雄狮庄园之中进行,无数仆役们奔走在庄园之中,尽心地伺候着正开怀大笑的贵族老爷,以及那些举止端庄的贵族小姐们。

    那些体积宽大的贵族老爷们高举着酒杯,相互交流着对方奢靡的生活,甚至还有不时聚在一起的好色之徒,达成了连床夜话的口头约定。

    “那些奥丁人啊……虽然一个个看上去都凶神恶煞,但实际上却都色厉内荏,我当时接连手刃了几名看上去凶猛的奥丁人,其余的家伙便都心生畏惧,不敢妄动!”

    宴会上,一名中年贵族骄傲地吹嘘道。

    “科内特伯爵,您快跟我们说说,那些奥丁人都长什么样子啊?”

    在中年贵族的身旁,一群贵族小姐们好奇地瞪大了眼睛,对于科内特伯爵的故事格外感兴趣。

    对于这些从未离开过帝都圣罗伦斯的贵族小姐们来说,奥丁人的凶猛仅仅只是一个停留在纸面上的概念。

    她们听说过发生在北疆的变局,也听说过奥丁人对待贵族的手段,但是……她们也仅仅只是听说过罢了。

    而现在,科内特伯爵,一个来自于帝国东部的贵族移居到了帝都圣罗伦斯,为这些生活在贵族庄园中的纯情少女们,带来了一个个让她们感到高潮迭起的冒险故事。

    在科内特伯爵的故事中,这位面容英俊的中年贵族曾亲身与奥丁人奋勇搏斗,无数次在生死之间徘徊。

    虽然他饱经风霜的脸上早已显露出岁月留下的皱纹,但他却依旧凭借着自己的故事,吸引着这些贵族小姐们的目光。

    “要我说,那奥丁帝国的军队之中,最强的就是叱诧风云的奥丁铁骑!”

    科内特伯爵清了清嗓子,声情并茂地讲述道:“那些奥丁铁骑一个个都起着高大威猛的北地战马,身穿兽皮短衣,手持硕大的板斧,只需要奋力一挥,就可以让常人身首分离!”

    “那您和奥丁铁骑进行过决斗吗?”一名贵族小姐颇为崇拜地询问道。

    “那是当然!”科内特伯爵正色道:“就算是我,也只能以一敌三,若是再多几个奥丁铁骑,恐怕我今天就很难站在这里了,唉……”

    一边说着,科内特伯爵不禁有模有样地叹了口气。

    “既然科内特伯爵如此英武,那您有何必离开帝国东部呢?”

    在这时,一道不怎么友好的声音从一旁传来。

    虽然科内特伯爵的故事让那些贵族小姐们心向神往,但是对于其余的贵族老爷们来说……

    呵!

    大家都是贵族,贵族们都是什么德行老子还不清楚?

    还以一敌三,与奥丁铁骑僵持不下?

    我呸!

    “您是……”科内特伯爵微微皱眉,但还是耐着性子问道。

    “我乃是索托侯爵,乔哈恩·格拉夫!”那名出言不逊的年轻人说道。

    “乔哈恩,你不许无礼!”

    在年轻人的身后,一位风姿绰约的女贵族走了过来,对这个驳斥科内特伯爵的年轻人轻声呵斥道。

    “我是乔哈恩的姐姐,费罗娜·格拉夫,尊敬的科内特伯爵,请您原谅我弟弟的失礼。”

    女贵族的言辞颇为恳切,甚至还让人感觉到了一丝发自内心的愧疚。

    “索托侯爵的质疑确实很有道理。”

    科内特伯爵连忙摆了摆手,然后画风一转,说道:“我之所以离开帝国东部,是因为……我还有我的家人和子女啊,纵然我能够与奥丁士卒近战拼杀,但是我却不能不顾及我的家人!我势必要让科内特家族的血脉,永远的留存下去……”

    说着,科内特竟然面色凄苦,就连眼角处也挤出了一丝泪光:

    “我多么希望能够和那些奥丁人拼杀搏斗,可是却也必须要顾及家族的延续,因此……所有和我一同来到帝都圣罗伦斯的贵族们,都将我们的家财无私的捐献给了如今的伊达尔公爵,希望他能够带着我们的夙愿,整顿兵马,坚守在帝国的东部……”

    闻言,在场的贵族小姐们无不黯然神伤,对于眼前的科内特伯爵多出了几分同情。

    “可……”

    乔哈恩还想要说些什么来反驳科内特伯爵的话语,但是很快便被自己的姐姐打断。

    “您的英勇与无私令人惊叹,尊敬的科内特伯爵。”

    费罗娜·格拉夫毫不吝啬自己的夸赞。

    朝着科内特伯爵礼貌的告辞之后,费罗娜便拽着自己的弟弟朝着另一边走去。

    “费罗娜,你为什么不让我揭穿这个虚伪的家伙!”

    在角落里,乔哈恩很是不满的从自己姐姐的手里挣脱了出来,小声说道:

    “那个科内特伯爵就是一个实打实的骗子!你早就已经打探清楚,这群来到帝都圣罗伦斯的家伙全都被奥丁军队吓得屁滚尿流,至于他们损失的家财,也并非是所谓的赠予,而是被伊达尔公爵强行扣下的过路费!”

    离开了人群之后,费罗娜的声音也变得清冷了下来:

    “你拆穿他有什么用?你的做法除了会暴露我们家族一直在打探消息的事实,并且与那些来自帝国东部的贵族交恶以外,没有任何的价值和作用!”

    闻言,乔哈恩显得有些蔫儿:“哦……只是姐姐,您一直打探帝国西部和帝国东部的情报有什么用处,无论是哪位陛下赢得了这场战争的胜利,我们也依旧是这片土地上的贵族。”

    “再说了,两位陛下的军队不是正在中部的大平原上僵持不下吗?”

    “不!这场战争绝对不像你所料想的那么简单,而且……今天傍晚的时候,家族派出去的眼线已经传来了消息……”

    说到这儿,费罗娜不由得停了下来,闭口不言。

    “怎么了?费罗娜,你说话能不能说全?”乔哈恩问道。

    “诺曼帝国,就要变天了……”

    ……

    事实上,诺曼帝国的确要变天了。

    雷兹在中部大平原上发动的夜袭虽然不符合贵族的传统,但是却取得了极为瞩目的成果。

    才被大皇子匹兹曼派遣到前线的帝国近卫师团几乎没有发挥出什么作用,便在这场突如其来的夜间突袭中被打得支离破碎。

    而雷兹麾下的军队也趁此机会大举进攻,一举拔除了大皇子匹兹曼在中部平原设下了防线,打破了原本僵持不下的局面,让帝国内陆的局势,瞬间发生了惊天的改变。

    要知道,帝都圣罗伦斯就坐落于中部大平原的西南方向,而随着帝国近卫师团的溃败,雷兹的军队已经可以长驱直入,兵临帝国圣罗伦斯的城下!

    “混蛋!皇室的脸面已经被雷兹给丢尽了!这样的肮脏、卑劣、无耻的偷袭,是对于皇室尊严的亵渎!”

    皇宫之中,暴怒的匹兹曼踹翻了数张书案,砍杀了数名死囚,却仍旧难以平复他心中的怒火。

    “陛下,我们现在要早做打算啊……”

    被匹兹曼临时任命为掌玺大臣的多恩公爵耶尔森·派里斯,沉声说道。

    “早做打算?什么打算?就算是雷兹突破了中部大平原,顺利地来到圣罗伦斯城下,那又如何?”

    “拱卫帝都的帝国近卫师团依旧保留着大量的精锐未曾调动,再加上帝国禁卫军、镇守帝国南部的地方军以及从民众之间征募的士兵,守卫圣罗伦斯可以说是绰绰有余!”匹兹曼面沉如水地说道。

    “还有军饷和粮草补给,陛下。”多恩公爵补充道。

    时至今日,由于种种原因,在摄政议会的五大摄政公爵之中,多恩公爵耶尔森·派里斯已经彻底站在了大皇子匹兹曼的一方。

    “没错!还有粮草和军饷,在雷兹的军队兵临城下之前,耶尔森·派里斯,我命令你在平民与贵族的口袋里,拿到超过足以支撑半年甚至更长时间的粮草和军饷!”匹兹曼说道。

    “如您所愿,我的陛下,只是……我不得不提醒您,如果中部大平原兵败的消息传到那些贵族们的耳中,很可能会有一大批贵族在这几天里逃离帝都。”多恩公爵正色道。

    “那就封锁城门,不允许任何贵族离开!为了延续诺曼帝国的正统,那些整日里无所事事的贵族,总是要做出些贡献的。”

    “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