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MySQL server on 'localhost' (10061) in I:\bqge\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3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I:\bqge\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3
第二百四十三章 橙子的秘密_第一薅神_笔趣阁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第一薅神 > 第二百四十三章 橙子的秘密

第二百四十三章 橙子的秘密

 热门推荐:
    她觉得自己整个人像被投入一片温暖而光明的海洋之中,每一滴“海水”在她心中都那样清晰而温顺,她要用这些“海水”湮灭天地!

    苟赤石与曹逆犸看着橙子全身被紫红烈焰团团包裹,烈焰放射出的光芒也炽热无比,光芒所及之处瞬间化作一片火海!

    两人全神贯注使出浑身解数抵御,在这火海之中却是那样渺小无力,这个万灵镇妖塔在他们眼中简直成了恐怖的炼狱,身周所及尽是呐喊着要将人彻底吞噬挫骨扬灰的疯狂烈火,这种火焰根本不是他们两人所能柢御的。

    苟赤石实力虽然高于曹逆犸,但几个呼吸间,他所有扔出去的法宝以及使出的护身法术,都被这无边的火海吞噬炼化,眼看着火焰就要烧到他身上,朦胧中他似乎看见火中九轮烈日张牙舞爪地盘旋飞舞,他忍不住凄厉惨叫道:“万灵净火!你……你是……”一句话没能说完,他整个人就被仙涌而来火焰吞噬,剩下的那一个字永远也吐不出来了。

    曹逆犸惊骇欲死,什么高手的尊严气度都被彻底吓飞了,惊呼道:“饶命……不……不要杀……”同样是一句未完,便在烈焰海洋中化作死寂。

    换了别的地方,两人绝不至于这样轻易地就被杀灭,只能说墨橘替橙子选的战场太合适。

    丹塔之内,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火焰的威能被无限放大,更不要说那火乃是世间最强大的天火!

    就算再多几个元婴期修士,被困在这样的环境中也只有死路一条。

    确定火海中再无他物,橙子缓缓将身周的火焰吸收回体内。

    她身后马云腾和云柚所在的地方,是刚才火海唯一未波及之处,马云腾第一次看到橙子全力释出体内的烈焰,那种震撼,让他好半饷没能回过神来。

    难怪橙子和天火犬豆豆那么默契,她体内的天火和天火犬喷出的火焰恐怕同根同源。

    墨橘眼看着墨族的两个仇人在烈火之中化为飞灰,心中一阵快意,待橙子将火焰敛尽,便收起封印法力,将三人拉出塔外。

    橙子之前一直与豆豆处于合体状态以防不测,现在松了口气,终于可以与豆豆分开。

    四个人站在宝塔旁面面相觑,橙子更是有些不敢相信,两个强大的敌人竟然就这样被她彻底消灭了!

    橙子过了好一阵,才平复如擂鼓般的心跳,回头望了眼已经变回原来大小的万灵镇妖塔,忽然“哎哟”一声惊呼。

    墨橘一惊问道:“怎么了?”

    “我……我刚才忘了,连他们身上的值钱东西都烧了……怎么办?”

    两个六品七品的仙君啊!还有一个七品炼丹师,他们身上值钱的东西一定很多很多!

    橙子回过身,踮高脚,扒着宝塔的边缘探头探脑,想看看塔里除了两堆灰,还有没有什么东西剩下。

    墨橘、云柚与马云腾面面相觑,想起橙子之前在墨族所过的荣宠无限的日子,还有她那比公主都还要尊贵的身份地位……

    我才离开多久,是谁把她教成这样?!墨橘以目光谴责马云腾。

    她之前就是这样的……马云腾大感无辜冤枉。

    那边,橙子果然有发现。

    “豆豆,你下去把那个镯子叼上来好不好?”

    橙子想到那两堆灰之前还是两个活蹦乱跳的仙君,心里有些发毛,就想指挥小狗替她去干“脏活”。

    天火犬豆豆牢牢扒住塔边“嗯嗯”叫着,说什么也不肯去。

    马云腾看不下去了,主动上前将那两堆灰清出塔外,又把那手镯取了出来用净化术弄干净递给橙子。

    “慢着。”墨橘劈手夺过那只镯子,仔细看了一遍,笑道:“这应该是苟赤石的东西,也有辟火之能,至少算得上是中品灵器了,所以才侥幸没有轻易被烧掉。这镯子太惹眼了,让人发现后患无穷。要打开这镯子需要花些心思,我来弄吧。你们把东西取出来以后,镯子给我。”

    “知道了,大师姐。”橙子喜滋滋把镯子接过来递给马云腾。

    刚才也折腾出了不小的动静,幸好后来苟赤石和曹逆犸都是被封印在塔中烧死的,倒还不至于惊动太多人,云柚与墨橘很快按计划收拾好现场,确定没有留下什么不该留的痕迹,便收了万灵镇妖塔。

    凌云派的弟子只道马云腾与那位神秘的七品仙君在后山演法,根本不会想到有两个鼎鼎大名的仙君已经葬身于此。

    第二天,墨橘便匆匆告辞离开。

    苟赤石和曹逆犸都不是无名小卒,他们各自有魂牌留在玄天宗与蓬莱宗,对方一定会很快得知他们的死讯,他们最后出现的地方就在凌云派,两方多半会把凌云派作为重点调查对象。

    墨橘必须尽快想办法将他们的注意力引开。

    马云腾十二万分不愿意与她分别,可也没有足够的理由留住她,只能眼睁睁看着她离开。

    临去前,墨橘单独对马云腾道:“我在北方晋升九品大圆满出关后,族人辗转传了个消息给我,玄天宗玄族少宗主得到了幽魂魔火的消息,带人秘密前往东北方镇魔山深处,这两年玄天宗未有太大动静估计也是因为这个。”

    幽魂魔火乃是九大天火之一,马云腾岂会不知,不由得脸色微变道:“如果我没记错,玄天宗少宗主玄昊身上已经吸收融合了两种天火。”

    “不错,罗刹鬼火、崇溟雷火,如果他这次依然成功的话,再多一种幽魂魔火,这个人简直是个魔王!”

    墨橘对于这个几乎彻底毁灭了墨族的仇人恨之入骨,却又不得不佩服他的本事。

    吸收融合天火的艰难凶险常人难以想象,玄昊当年刚刚修炼分裂出火灵,便成功吸收了罗刹鬼火,两年多前凭借着成功吸收崇溟雷火,又令火灵玄蛟进化为玄龙。

    墨橘很希望他吸收幽魂魔火遭遇意外重伤身亡,但也知道这个可能性很小。眼看着仇人一日比一日强大,她如何不急?

    幸好这次到凌云派来,橙子总算让她看到了几分希望,但这还远远不够。他们现在只能与时间赛跑,但愿赶在玄昊发现橙子之前,能够积蓄足够的力量与之对抗。

    马云腾明白她的心意,安慰道:“玄昊野心太大,虽然有不少宗门势力归附投效,却也还有拜月教、五宗联盟制衡,前者擅长斗法,有万灵仙界三大顶尖宗门坐镇,后者擅长炼器,宗门中精英如云,他一时很难分心追究橙子的事。

    橙子的天份当年族中所有长老都一致认定是墨族有史以来的最强者,只要她成长起来,墨族便复兴有望了。”

    墨橘叹气道:“你不明白,在玄昊心目中,橙子比拜月教以及五宗联盟都重要得多,你可知他当年明明已经控制住橙子,为何却既不杀她也不废去她的修为以绝后患?”

    “听说,是见色起意?”马云腾有些不确定,橙子还只是个未成年的黄毛丫头。

    玄昊喜欢美人是出了名的,不过为了美色而让墨族的人有机可乘甚至留下无穷后患,确实不像他心狠手辣的一贯作风。就算不舍得杀,彻底废了修为也可以。

    墨橘摇摇头道:“玄昊是想用橙子作炉塔,让橙子以纯阴之体吸收纯阳天火,然后以她为媒介,将九种天火融合于他一人之身!”

    “什么?!”马云腾大吃一惊,竟然有人想将九种天火尽数吸收融合,这究竟是天才还是疯子?!

    “玄昊如今也是九品大圆满了,你以为他的法力修为都是自己修炼出来的吗?”墨橘冷笑道。

    “玄天宗少宗主玄昊喜欢美人,更喜欢修为高深的美人,他就是靠把这些美人当炉塔,用她们的性命修为来成就自己。苟赤石之前就经常替少宗主寻觅条件合适,身具火灵根的女仙君进献入玄天宗之中,这些女人最后一个个都消失了。”

    “那橙子过去……”马云腾有些问不出口。

    “玄昊为了他那个震古烁今的计划,甚至比我们墨族的人更不愿意橙子的身体受到伤害。他自身吸收的天火皆是阴天火,如果贸然直接去吸收阳天火,就算他达到九品修为也会爆体而亡。所以他要等橙子将万灵净火、命泉沁火、长生仙火、虚空绵火尽数吸收入体内,才会对她下手。”

    “你现在明白了吧,只要他得到橙子,完成了他的计划,放眼天下还有谁是他的敌手?到时五宗联盟、拜月教在他眼中便如同蝼蚁一般。他现在最最在意的,除了剩余几种天火的去向,便是橙子。”

    “他当年以卑鄙手段险些将橙子的道心尽毁,族人冒死将橙子救出来后,花了无数心血将她的记忆、法力、容貌尽数封印,让她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就是希望她能够有朝一日重塑道心,只有这样她才能真正成为一个完美仙君,进而具备与玄昊一战的实力。”

    马云腾沉默一阵道:“这担子对她未免太过沉重。”

    马云腾换一个角度去思考墨族长老当年不遗余力对橙子栽培的决定,不由得暗暗为橙子担心。

    橙子接受献祭传功的时候,还只是个天真纯净的小孩子,她根本不明白这样的赠予背后所代表的沉重托付,几乎是毫无选择地就被推到了风口浪尖,如果她只是个普通人家的女儿也不必经受这么许多磨难。

    墨橘明白马云腾的意思苦笑道:“我知道,但是我们已经别无他法。族人的血不能白流,死去的族人不能白死!即使我们愿意放弃仇恨,玄昊就会放过我们,放过橙子吗?”

    “好好照顾橙子,如果她再向你问起她的往事,就如实告诉她吧。”墨橘留下这一句话便飘然离开。

    马云腾望着她的背影消失在云间,深深吸一口气轻声道:“我们并不一定别无他法,我们还有我们自己。”

    连续几天的紧张不安,因为成功歼灭强敌,外加发了一大笔横财而得到最大的安慰,橙子每次一想到大师姐从苟赤石留下的镯子里取出的数以万计的上品灵石,还有数不清的上等灵药就觉得心花怒放。

    那只镯子里还有不少稀罕的法宝以及符箓、功法等等,不过这些东西橙子用不上,而且太容易暴露,所以都交给墨橘处理了。

    橙子取了一部分灵石交给素宝斋的人,列出一长串单子请他们代为采购自己需要的灵药,一边忙碌地加紧替凌云派炼制丹药,橙子打算趁现在把未来几年凌云派要用的丹药都备好。

    橙子虽然有些不舍得凌云派的平静生活,但也知道只有尽快得到冰火神王的宝藏,提升大家的实力,将来面对不测时才有更多的筹码保住性命。

    橙子自己也在马云腾的掩护下,常常躲在万灵镇妖塔里练习如何使用与豆豆合体后的强大力量。

    万不得已时,这是他们保命的最后招数。

    这次再下山,橙子还打算到栖霞山去一趟,苟赤石的储物镯子里有几种稀罕的灵药,正是炼制大轮回丹的配粹,也不知道九尾幻狐是不是已经找齐了。

    还有她也问过大师姐,墨族中幸存的最高级别的炼丹师现在正隐居在海外一处孤岛之上,如果妖狐要炼丹,她也可以“走关系”带他去。

    若是妖狐已经找到人炼制出大轮回丹救醒了墨璇玑山,那她就当去见见老朋友。墨璇玑也是墨族中人,如今墨族大难,如果她愿意出手帮忙,大师姐一定会很高兴!

    日子在忙碌中飞快流逝,转眼就过去了一个月,衡止等人相继出关,这次他们几个人毫无意外地都成功晋级。

    几人商议过,打算等一两个月境界彻底稳定下来后,再下山去继续去踏星宗和蓬莱宗。

    许久没有动静,说不定蓬莱宗和玄天宗又有了新的诡计。

    几个“食客”照例在橙子那儿饱餐一顿,不等马云腾黑脸赶人,便很识相地摸着圆滚滚的肚皮各自散了。

    灯下橙子忙碌收拾碗筷的身影在马云腾面前晃来晃去,他想了想终于道:“你来,我有事跟你说。”

    “什么?”橙子回头问道。

    “你想不想知道我以前的事?”

    “咦?”橙子两眼发亮,扔下碗筷,几步跑过来,拖了张椅子坐到马云腾身边,迅速摆好一副洗耳恭听的姿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