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倾色撩人 > 第78章 攻略渣爹4
    在女儿走后,司浼仁斜倚在窗棂边,静静的凝视着院中那棵树影婆娑的梧桐,想起了当年的种种,当年的宛氏只能算是清秀,性情也不算讨喜,可他是什么人,雪窗萤火十余年,日日饱读圣贤篇,虽才不比子健,却也堪称满腹经纶,当时的他一心想要扶摇上青天,却不知为何,竟为她如着了魔一般,做出种种荒唐的事,至名声于不顾,至子嗣于不顾,这完全不是他的性格,仿若有一条无形的线在操控着他,让他违背自己的本性做事,自从女儿回来后,他的脑中忽然如清醒了般,仿佛他前面的十多年都是在梦里,现如今每每午夜梦回,他都惊出了一身冷汗!

    清晨的阳光洒进闺房,帷幔上的流苏随着轻风悠悠晃荡。

    慕倾倾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突然想起今日与渣爹有约,忙喊了彩凤进来服侍。

    角楼旁站着一个丰神俊朗男子,玉袍黑靴,发髻高束,左手持画卷,右手背身后,似在等人。

    慕倾倾小跑几步,笑容中掺杂着丝丝忐忑,“父亲,我起晚了,让您久等了!”

    司浼仁点点头,“无妨!”语音里隐有笑意,似乎心情不错。看她只有一个人,知她不喜丫环跟随,遂也没问。

    外表朴素,内里奢华的马车里,慕倾倾看着对面正襟危坐的司浼仁,眨眨眼,沮丧道:“自从那天后,父亲都不与倾儿亲近了,可是倾儿哪里做错了?”

    马车徐徐缓行,少女簪上的几颗小铃铛晃晃荡荡,发出清脆的声响,少女的眸光璀璨如珍珠,司浼仁心里莫名的就是一软,造化弄人,他清醒后居然对自己的女儿有了男女之情,比之当年更是荒唐百倍,用尽心机只是想看她笑,究竟是幸还是不幸?

    顿了顿,缓缓道:“你没有做错,只是你的身体状况不便亲近。”

    慕倾倾眼睛一亮,一扫之前的愁闷,弯腰爬到司浼仁身旁,挨着他坐下,抱着他的手臂在脸上腻了腻,极力忽略身体的酥软,语音娇娇:“我只有父亲一个亲人了,我喜欢和您亲近,它要软就让它软吧,好不好?”最后的好不好三个字已经带上了殷殷期盼之意。

    司浼仁垂眸看她,语声温柔:“好!”伸手,从肩膀至腰,侧揽着她已经绵软的身子。

    慕倾倾半倚在司浼仁身上,重量几乎都压在了他那里,行了一段路程,有些闷,手绕过他的腰际,掀开一角车帘往外张望,街衢上车水马龙,行人纷纷,很是热闹。

    这时,车内传来护卫皆车夫的司离恭敬的声音,“司公,承轩阁到了。”

    司浼仁放开女儿,坐得偏远了些,待她脸上的酡红散去一些,才下了马车。

    司府正院里,丫环端着一只托盘进来,偷觑了一下妇人的脸色,那脸色如黑云遮面,阴沉的可怕,将瓷盅放在案台上,小心翼翼道:“夫人,这是今年早春刚到的血燕,您尝尝!”

    宛氏听了丫环的话,阴冷道:“现在就是给我吃龙肝凤胆我也不想吃,他和那小贱人成天腻在一起,也不让她给我请安,怎么说我现在也是她的嫡母,这是把我当摆设了。”

    这话丫环不敢接,垂首站在一旁,尽量忽略自己的存在感。

    从承轩阁出来,司浼仁随口道:“为父私庄里有处碧波湖,现今桃花艳艳,山水清清,倾儿可想去?”

    慕倾倾眼睛一弯,脸上漾起了两个小梨涡,明媚动人,“好啊,那我们备壶美酒,坐个小舟去游湖。”

    马车出了盛京,行了约莫一个时辰就到了司浼仁的私庄,碧波湖畔桃花如火如荼的盛开,与湖光山色相印成辉,如同世外桃源。

    慕倾倾四下张望,忍不住赞叹,“父亲,这里好美!”

    司浼仁心头略慰,“倾儿喜欢,以后为父得空再带你来便是。”

    庄头过来禀报,已经在小船上备好了美酒点心。

    小船上只有父女两人,湖上春波荡漾,司浼仁亲自划桨,浆声欸乃,划波而去。

    一处长满美人蕉的湖心小岛映入眼帘,碧波倒映蓝天白云,湖岸桃花香风拂拂,湖心岛的美人蕉明丽绚烂。身边还有一个锦衣如玉,堪比倾城画卷的美男子,这真是浮生一大享受!

    到了湖心岛畔,司浼仁放下浆,迈进小舱内,见女儿端着一杯酒,美滋滋的在自斟自饮,小脸已经泛起了粉晕。

    略蹙眉,“怎么这样贪杯?这酒后劲颇大,你这样很容易醉的。”

    慕倾倾粉舌回味似的在唇瓣上舔了一圈,桃腮带笑,美目流盼的望着司浼仁,说不尽的柔情绰态

    ,语声带上了丝丝哑意,“这个酒挺好喝的,反正有父亲在,便是醉了也不怕。”

    司浼仁目光定格在她湿润生晕的红唇上,难以挪动半分,眼底深处幽光微拢,见她还待举杯再饮,倾身上前想拦下她的杯盏,却被她动作一闪,避过了,只是那酒水却晃出了大半杯,倒进了少□□美的脖颈间,滴滴酒水滑过,竟有一种香艳的美感。

    慕倾倾不依了,半娇半憨的抱怨道:“您想吃酒,壶里不是很多吗?作甚要抢我的,害我,害我衣服都湿了!”说完,她举起残留的半杯酒,依在司浼仁身畔,自觉很是大方的递到他唇边,手微微的打晃,“喏,还有半杯,我就让给您吧!”

    司浼仁眼底幽光愈浓,就着她的手将半杯残酒饮入腹中,察觉到依着他的娇躯越来越绵软,她身上如兰的女儿香混着酒香似能催情,他身体的某一处又开始了肿胀,他并不偏爱女色,想不到在自己的女儿身上却这般无法自持,天意弄人啊!

    手快过理智,揽上了她的纤腰,慕倾倾被他的男性气息包围,身子更加瘫软,犹如一滩春水,依倒在他胸前,——————

    省略————————NNN字

    将女儿紧拥在怀里,倚躺在船板上,喘息久久未定,那快感的余波仍在荡漾,手指在她脊背上轻轻的摩挲,说不尽的浓情蜜意。阵阵冷风袭过,吹散了一舱的暧昧气味,男人的头脑渐渐恢复了清明,复杂的看了一眼在他怀里找了个舒适姿势睡着的女儿,他们是骨肉相连的父女,却行了夫妻敦伦之事,这是他的劫数!

    怔怔的望着舱外明亮的天空,明明那么敞亮明澈,无边无际,却为何他看不到一丝光芒,入眼的只有无际的黑,他给不了她名分,给不了她尊荣,让她只能隐于黑暗,连个侍妾都不如,却仍自私的趁她熏醉,占了她的身子,真真畜生不如。

    最该死的,是他没有半分后悔,有的都是终于冲破束缚的喜悦,暗暗叹了口气,揉捏着自己的眉心,不管前路再难,他也要为他们谋一个结果。

    思及此,心境渐渐明朗,凝视着女儿的脸,郑重道:“倾儿,你等我,我必不会委屈了你,哪怕倾尽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