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倾色撩人 > 第65章 教官你别闹6
    手掌覆盖处软绵柔腻,非常好摸,靳荊的手不自觉的捏了捏。

    他,他发现了吗?

    想到此,慕倾倾的思绪回拢,额前虚汗渗出,手脚冰冷,身体一阵阵轻颤,浑身虚软,手臂一软,整个人趴在了垫子上,可渣教官的手被她压在了胸下,睁着眼睛兢惧的看向他,“你,你手拿开……”

    她的反应靳荊尽收眼底,就算他没碰过女人也知道手中这两团绝不是男人能有的,再加上她的反应,答案不言而喻。

    他居然是她——

    她的各种怪异的生活习惯也就解释的通了!

    这完全出乎了靳荊的意料,心里如惊涛骇浪般翻腾,还有惊喜,虽然喜欢她无关性别,只是因为是她而已!可他内心深处还是喜欢女人的。

    看着她吓出了一头冷汗,靳荊有些心疼,慢慢抽回手,划过那片柔软时,心里一荡,颇有些不舍。

    但是有一些问题他还是想问个明白,尽量放柔声音,“作为你的教官,我想知道,为什么你一个小女孩会伪装着来当兵?”

    慕倾倾也逐渐缓过劲儿来了,她小心翼翼守了这么久的秘密被他窥视到了,羞恼变成怒,从垫子上坐起,睨向他,冷笑道:“无可奉告,你去告发我好了,反正我也不想待在这里了!”

    她对自己还是这样的不留一丝余地,靳荊心痛的如受重创,半响说不出话来。

    慕倾倾才懒得理他,站起来就朝宿舍跑去,其实她的重要东西大多在空间,宿舍里也没什么东西好收拾的,看到身后紧跟着的渣教官,过分高壮的身形给她很深的压迫感,蹙眉道:“你跟着我干嘛,不用你赶,我自己会走的!”

    靳荊气的拧眉,抿着唇,平复了一下心绪,才沉声道:“我什么时候说要赶你走了?”

    慕倾倾眨眨眼,疑惑的看向他,“你,你不赶我走跟着我干嘛?”

    “我那里有一个空着的小隔间,你去那里住会比较方便。”

    慕倾倾思前想后还是决定向现实妥协,一个就是男神那边她还想再努力一把,为了他付出了这么多,就这么走人实在有些不甘心啊!

    还有一个是宿舍不好再住下去了,天气越来越热,洗澡什么的都很不方便。再说这个渣教官不是喜欢男人的吗?那她和他住应该是安全的吧?

    私人物品不多,很快就整理好了,靳荊给她搬好后才去了一下泳池。

    终于有个独立空间了,慕倾倾美滋滋的在小床上打了个滚,然后去痛痛快快的洗了个澡,反正渣教官喜欢的是男人,她也没必要在他面前再化妆了,穿了一件松垮垮的及臀t歪在床上用笔在纸上分析着接下来该怎么办。。

    靳荊回到宿舍,敲了敲侧间的门,听到一声“进来”就打开了门,看到床上的少女时他的瞳孔蓦然紧缩,少女一身晶莹水嫩的肌肤,五官精致绝伦,一双水眸蒙蒙烟媚,眉宇间虽青涩稚嫩,仍别有一番风华,再过两年怕是要艳惊整个龙国!

    到时自己一个小小的教官还能再拥有她吗?

    随即他又自嘲一笑,自己又什么时候拥有过她?

    慕倾倾看他开了门又傻呆呆的站在门口,就起了点报复之心,抓起自己刚才乱涂乱画的纸团“咻咻咻”的往他身上砸,“咻”有个纸团砸中了他的额头,“哈哈哈哈……”慕倾倾乐的前仰后翻,可能是在他面前露了底,她反而放松了下来。

    少女脸上眼笑眉飞,灿烂明媚,还带着点捉弄到他的小得意,这一切都让靳荊为之痴迷!

    她终于对自己笑了,哪怕只是因为捉弄……

    轮廓分明的脸上满是柔情,深深注视着床上笑的毫无形象的少女,只盼望着这一刻能长长久久的持续下去……

    慕倾倾玩了一会也就过了兴致,从床头翻出一本俞臻给她弄来的自顾自看了起来。

    靳荊走近她,“看的什么书?”

    慕倾倾把书往身后一藏,不满道:“你凑那么近干嘛,我看我的,关你什么事?”

    靳荊却眼尖的看到了一句“一个女和九个男人的故事。”

    这还了得,影响到她的思想怎么办?

    沉声道:“把书给我。”

    强盗啊?慕倾倾的倔脾气也上来了,犟道:“凭什么给你,不给,不给,就不给……”

    “不给是吧?”

    靳荊的教官不是白当的,这一身肌肉也不是白练的,轻而易举的将少女拎在了怀里,她的书轻易的落到了他手里。

    慕倾倾气的在男人身上乱掐乱挠,“你,你这个渣教官,又欺负我……”说到最后,已经带上了鼻音,强忍的眼泪还是落了下来,书只是一个引因,更多的却是为了那人。

    “你,你别哭!”靳荊慌了,从没和女孩子打过交道的男人,不知道怎么办了,只是笨拙的哄着,“你别哭……”

    人就是这么奇怪,有时候受了天大的委屈都不会吭声,但听到哄劝的话却泣不成声。

    慕倾倾的眼泪掉的更凶了,一张小脸梨花带雨,看的靳荊心疼不已,也无心细品软香在怀的美妙滋味,将她放到床上,俯身轻柔的吻去她的泪珠,柔声道:“你别哭,你要怎样都行,书我还给你!”

    慕倾倾也没有注意到两人的姿势有多么亲密,吸了吸鼻子,抽抽噎噎道:“我不要看了,不要看了……”

    红唇一张一合,勾荡着靳荊的灵魂,想起了那次品尝过的美味,眸底幽火缠绕,盯着,挪不开,他的唇一点一点贴近,突然想到她对他才有了点好脸色,不能再忍她反感了!

    牙齿咬了一下舌尖,在痛意下才回复了清明,起身朝门外走去,“我给你带饭回来,你就别出去了!”

    翌日训练时,俞臻挨到慕倾倾身旁,问道:“昨天下午,你没事吧?怎么好好的你就搬走了?”

    慕倾倾还没说话喃,就听到靳荊隐含不悦的声音传来,“俞臻,说话就说话,凑那么近做什么?”

    俞臻挠挠头,有些不明所以,以前不都是这样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