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倾色撩人 > 第16章 少女/大兵7
    寒冰有些头疼,如果让他选择他情愿选择面对凶悍的敌人,而不是面前这样娇滴滴的姑娘,让他是打打不得,骂骂不得,深感无力。叹了口气,道:“你这个不是生病,不会死的。”

    “真的吗?那我就放心了!”少女破涕为笑,如雨后的彩虹,美的惊心动魄!

    寒冰只觉得喉头一紧,心口的那股痒意又在蔓延,不敢再待下去,急步离开,只是这一抹笑容去被他永远的记在了心里。

    晚上吃饭的时候慕倾倾才再次见到寒冰,只是吃完饭他就回房了,两人并末再有交流。

    一夜无话。

    第二天慕倾倾看到家里的菜快吃完了,拿起钱包准备出去买一些回来,平时家里所需要的东西都是陈越他们准备好的,这还是她第一次自己一个人出门,现在的世道这么乱,心里是有些害怕的,只是现在家里只有她一个人,她也只好独自前往了。

    拐了几个弯角小巷,就到了所谓的市场,一如既往的脏污混乱,除了几个上了年纪的大妈老太太外,其余的都是男人。慕倾倾一进入市场就察觉到自己被几道不怀好意的眼睛盯上了,她匆匆买好东西,就快步往回走,不出她所料,身后还真跟着几条尾巴。

    当走到一条前后都较为隐蔽的小巷时,身后跟随的尾巴终于不再躲藏,而是迅速包围住了她,她被堵在了墻角,进退不得。眼前的三个男人眼神邪恶混浊,充满欲念。慕倾倾只觉一股透心寒意直窜四肢百骸,激得她浑身直打哆嗦,想要尖叫,嘴巴却被死死捂住,她想,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就算是任务失败也好过被他们凌辱。

    没有多余的思考时间,随着几声‘撕拉’,慕倾倾的衣服被几个男人一件件的撕裂,肌肤胜雪光滑如绸,此时的慕倾倾上身只剩下一件歪歪斜斜的胸衣,乳肉四溢,如此盛景,哪里是这三个男人所见过的,一个个看的狼血沸腾,双目赤红。

    “海哥,上次那个小娘皮是你先上的,这次该轮到兄弟我先上了吧!”

    “这次还是我先来,下次下下次的哥都让给你先上。”说完就去扯慕倾倾的胸衣。

    就在慕倾倾满心绝望时,就听到这几个男人发出几声闷哼,缓缓倒在了地上。

    慕倾倾抬起泪迹斑斑的小脸,上面还残留着绝望的余味,蒙蒙泪眼深深得看着眼前朝她走来的男人,任务攻略什么的,在这一刻都被她抛在了脑后,顾不得身上几乎□□,她只想,只想紧紧抱住他,得到安全。可是,刚站起一半,腿软的根本站不起来,又跌倒在了地上,狼狈万分。

    男人脱下自己的外套一个箭步上前披在她身上,拦腰抱起她往小院走去,慕倾倾把脸埋入他的颈窝,任由眼泪无声的淌落。

    一滴,一滴,顺着男人的颈脖弯蜒而下。

    寒冰眼中闪过复杂,刚才如果他晚回来片刻,后果…他竟是不敢想下去。颈间传来的湿润让抱着她的手更紧了几分,一向冷静的他竟升起一股暴虐,只觉得那三人死的实在太便宜了。回到小院,怀中少女的颤抖才稍缓了些,只是人还牢牢的抓着他,不愿松手。他一时也不忍将她推开,两人就这样静静的坐着,谁也没有说话。许久,只听得少女闷闷的道:“我想洗澡!”

    慕倾倾洗完澡出去看到餐桌上已经摆好了饭食,虽然没什么胃口,也勉强扒拉了几口。

    躺在床上,呆呆的盯着天花板,今天发生的一幕幕不断在脑子里搅动翻滚,怎么也睡不着。起身披上衣服走到寒冰的房门前,‘唞唞’轻轻敲了几下,门便被寒冰从里面打开了,耳畔传来他磁性浑厚的嗓音:“怎么还不睡?”

    慕倾倾喃喃道:“我,我睡不着,我一个人害怕!”说完,抬眼看了看他,见他没有要赶她走的样子,又道:“我可以进去吗?”

    寒冰想说的是不可以,可话到嘴边,眼前浮现刚刚少女那凄楚的模样,不知是怜惜还是~~就生生打了弯儿,“进来吧。”

    这是慕倾倾第一次进到寒冰的房间,摆设简单实用,她走到他面前轻轻抱着他的腰柔声道:“今天,谢谢你。”这个胸膛温暖宽厚,令人沉溺。慕倾倾本以为他会推开自己的,没想到他的只是从一开始的僵硬后来就逐渐放松了。

    良久,只听得男人低沉道:“时间不早了,你该回去了。”

    “不要,我不要回去,我和你睡好不好?”她抱着他的腰不紧撒手,眸中泪花涌现!

    纵然怀中温香轻玉让人沉迷,但这回寒冰的回答却很是坚定:“不好,你一个小姑娘和我睡,像什么样子。”

    慕倾倾撅了撅嘴,反驳道:“可是古人不是都说,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只有以身相许的吗那我就把自己许给你,好不好?”

    寒冰心口一跳,极力忽略掉心里泛起的异样感,板起脸认真道:“什么相许不相许的,你还小,这样的话以后不能乱说了。“

    慕倾倾并没有被他严肃的表情吓到,而是一把抓起他的手按在自己胸前的软肉上,“你摸,我不小了。”说完,嘟起嘴在他脸上吧唧吧唧猛亲了几口,看到他嘴唇上沾了自己的很多口水,这才罢休。“你看你,现在亲也亲了,摸也摸了,你可要对我负责。”语气无赖中带着娇憨!唇上传来的湿软触感如同电流,击的寒冰浑身一颤,理智差点崩溃,他竟然在少女的唇离开后觉得不舍,似乎··还想要更多···

    寒冰从来不知道这世上还有慕倾倾这样的女人,让他~又爱又怜···可是眼前不由闪过陈越临走前还在惦念慕倾倾——

    如果他就这样不管不顾就顺从了自己的渴望,那他又如何去面对他的兄弟们。。。

    良久,寒冰哑声道:“别胡闹。”说完不顾少女的反对,一个巧力将她推离,力道把握的很好。

    慕倾倾定定的看着他,清澈的眼眸里有着不容忽视的坚定。“我没有胡闹,我是认真的,我喜欢你,我要嫁给你,寒冰!”

    面对满心爱慕自己的美丽少女,就算寒冰有再铁石的心肠,也要软上三分!更何况他对她也不是没有感觉的,“你知道,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与语言负责,你·可以吗?”说完,便看到少女的眼睛晶亮晶的,里面满满的都是他的身影,不用她说明就已经知道了她的答案了。

    “那你和陈越?”

    慕倾倾眼中闪过不解,疑惑道:“陈越怎么了?哦~~我明白了你说的意思了,你误会了,我一直当陈越是兄长的,没有男女之情的啊。”

    再拒绝的话堵在嗓子口,怎么也吐不出口了,寒冰深深的凝望着眼前娇美如花的少女,唇角缓缓绽开一抹笑容,似破云而出的烈阳,暖人心肺,可能是很少笑的缘故,这一抹笑容看在慕倾倾眼里更是惊艳,此刻,她明白了所谓的铁汉柔情原来是这样的让人迷恋!

    寒冰见她一副呆傻傻的样,又是一阵莞尔,随即认真道:“既然你选择了我,我便不会容你反悔。”

    此时已是深夜,寒冰拥着怀里香香软软的少女,有些口干舌燥,偏偏那小人儿还时不时动来动去,激得他下身肿涨难消。抬手在她的小屁屁上拍了几下,那弹性肉感的臀肉,更是在摧毁他的意志。仅剩三分不是理的寒冰只得声音沙哑的道:“安份点,睡觉。”

    “你,你打我屁股!嘤嘤嘤。”

    “再乱动我还打你。”

    “我不服,你打了我,我也要打回你的!”说完,慕倾倾就把手往下探向他的后背!而此时她不知道的是她的睡衣扣子开了几个,衣衫半露,浑圆的娇乳半隐半现,寒冰的理智被灼烧贻尽,在少女的手不经意间划过他的肿涨时,他再也按耐不住,一个反身将少女压在了身下,大唇裹住小唇大口吸吮那甘甜的津液,粗糙的手掌顺着纤腰逐渐上移,那满是厚茧的抚摸激得身后少女一阵颤栗,不容她退缩,大手旋即欺上了那胸前饱满,轻轻揉捏抚弄,感受着小巧的乳珠儿在他手下慢慢挺立。他的唇顺着她精致的锁骨,一路往下——

    夜还很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