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开局妹妹被夺混沌血 > 第261章 圣君上梵天,人屠殿主绝望!
    圣力传荡,圣路颤栗,好似有一个天地间最为纯粹的力量本体,正覆盖住了圣路每一个角落。

    乃至这无尽血海世界,都无法掩盖住他的光芒,从而渗透贯穿了无数距离!

    “这……这是有人成圣了?”雨圣旁边的那位苍老身影,面容带起了浓浓的惊异和震惊。

    “按道理来说绝对不可能,毕竟井南烟就算机缘获取再大,也需要下一次圣路才可以触碰圣缘。”雨圣同样是心神震动,瞳孔凝缩。

    眼前所出现的状况,着实让他感到匪夷所思,难不成圣路之内,还有另外一名万古顶尖天骄,比井南烟还要强?

    “婆娑神门强者降临,圣路内变故无人猜测,怎么还有人在这种剧变之下,继续成圣?”

    “他是怎么做到的?”

    震惊声响彻不断,不止太初这块范围,铺天盖地的强者心神震动,在其他各个位置之处,皆是如此。

    而此时此刻,在距离所有人都非常遥远的一处地界,存在着万般规则禁术,在外面死寂一片,天地昏沉无比。

    却在禁术之内,展现出另外一番天地。

    火与血的世界,苍穹雾气弥漫开阖,大地龟裂,裂缝当中流淌着猩色的岩浆。

    有威严狰狞的雕塑大片横立在大地之上,也有巨大森罗的宫殿,四角流淌着红色的瀑布,凌空而立。

    这里,是婆娑神门退隐亘古岁月的结界之所。

    随着沉睡的九大婆娑圣君苏醒,整个神门的力量再度重启,裂缝熔浆之内,可见无数狰狞的血怪,在大地之下嘶吼不断。

    也有一道道红袍身影,从禁制法门中齐齐迈步走出,汇聚于各大宫殿门庭之处。

    不知多久过去,结界之外忽然飘荡而来一份玉简仙法,它透过了结界之河,引起无数血怪探头伸手,狰狞嘶吼。

    直至,它来到了某一座沉寂的宫殿面前。

    一只血色的大手蓦然凝现,横开之下将玉简握在了手里,不过短短片刻间,这只血色的大手脩然猛震!

    熔浆沸腾,天地嗡鸣,法则颤栗,似乎有股可怕无比的深渊意志,正在发怒!

    “计划……失败了?”

    深沉的怒意缓缓从宫殿上空爆发而开,直接显露出一双血色的凌厉双眸,顷刻间四角瀑布崩灭,血河炸裂而起!

    湿婆身亡,大祭司同样被人随手灭杀,圣路之内诞生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变故,导致婆娑神门掠夺容器的计划,被分崩离析!

    这个人名为陈渊,从大祭司临死前传达回来的半句消息,可知此人已经汇聚了一只圣臂。

    但偏偏,一只手就将已经达到半圣地步的大祭司,活活捏爆,尸骨无存,神魂俱灭!

    怒意在升腾不断,直至另一处宫殿上空,同样凝聚出一双血色凌厉双眸,他冷眸扫了过来。

    “上梵天,你手下办事不利,延误了整个神门的复苏计划,若是无法找到合适的容器,你知道后果是什么。”

    一言落下,充斥着难言的冰冷之意。

    名为上梵天的血色双眸,同为九大婆娑圣君之一,地位极其尊高,实力可怕无比。

    但因为肉身崩灭,神魂受到剧烈重创,与其他圣君处境一致,哪怕找到了合适的容器,所能够展露的战力,也不足巅峰时期的一半。

    此刻听闻他的话,上梵天的双眸极度阴沉下来。

    “本圣会亲自出马,但前提是这个名叫陈渊的人,他的肉身必须属于本圣,你可有异议?”

    话语传出,另一侧的宫殿上空,血色双眸不禁微微一闪,顿时眯了起来。

    想必这个名叫陈渊的人,体质应该非常不俗,也具备着某种其他的潜质。

    否则的话,上梵天不可能会生起这等心绪,甚至要凭借神魂之力,亲自出马。

    “随你的便。”

    说完,他便消散而开,重归沉寂。

    上梵天的血色双眸也同样消散,随即便在所处的宫殿之处,大门脩然开阖,一具森罗盔甲暴掠而出,划碎虚无直奔结界之外。

    与此同时,整个结界之内,共计有十二尊沉寂矗立的雕塑,一瞬睁开了双目,爆发出惊天煞气,伸张出翅膀,嘶吼奔腾而起。

    更有大批红袍身影齐齐一步迈出,跟在了森罗盔甲的身后,带着这股力量,上梵天很快离开了结界之所。

    一瞬十万里,无法想象仅凭神魂覆盖的盔甲,他所能展现出来的实力有多么强大。

    而此刻的上梵天,内心却是带着强烈无比的渴望,甚至略微想一想,上梵天就已经忍耐不了丝毫。

    陈渊的一只圣臂就轰碎了半圣强者,这是何其恐怖的身姿啊?

    难以想象当他获取了那种级别的肉身,会逆天到何等程度!

    这才是迫使着他,要亲自出马的缘由所在!

    不过片刻之间,视线之内出现了一大批正在赶往太乙上苍的黑甲人士。

    其内有一名乃是大圣级强者,中年程度,体质遒劲之力相当不错。

    考虑到自己神魂现状,根本无法过多施展力量,上梵天双目闪烁间,虽然迟疑了一下,但还是动起了夺舍的念头。

    毕竟只要占据了陈渊的肉身,那么这期间一切损失,都是值得的。

    一念至此,他便直接冲着前方黑甲人士奔去。

    正在奔行中的人屠殿各大强者,乃至人屠殿殿主,都没有想到死亡的阴霾正在靠近。

    从圣路传过来的消息,打断了人屠殿主开疆僻地的壮举,他不得不朝着太乙上苍赶去,因为李天途现今生死不知。

    黑气奔腾,他一路率众疾驰,可突然间感受到了一股森然的血煞之意,顿时皱起眉头,猛然停顿身躯,看向了背后。

    只是一眼,瞳孔瞬息剧缩!

    轰!

    恐怖无比的力量,化作可怕的苍天血手,一巴掌扇飞了他面前所有人屠殿强者,导致鲜血横开,血雾爆裂!

    凄厉惨叫声传出,眨眼戛然而止。

    人屠殿主当场爆发出大圣巨力,化作黑龙狠狠咆哮于眼前,可哪成想那只苍天血手,就像是个怪物,将黑龙头颅一瞬捏爆了!

    “你是何人!”

    人屠殿主面色急剧变化,心头陡然缭绕上毛骨悚然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