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MySQL server on 'localhost' (10061) in I:\bqge\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3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I:\bqge\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3
第八百五十八章 ‘私有化’的谎言!_重生之金融猎手_笔趣阁
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金融猎手 > 第八百五十八章 ‘私有化’的谎言!

第八百五十八章 ‘私有化’的谎言!

 热门推荐:
    “好!”苏越颔首道,“咱们这边议定之后,那就等马总那边的动静了,一旦他那边的动静传出,那我们就立刻从二级市场入手,借阿狸巴巴的利空,持续压低二级市场的股价,减少我们的投资成本。”

    “哦,还有一事……”苏越顿了顿,继续说道:“关于罗氏家族集团注资入股的事情,杨总你这边要积极一点,若有必要,率领团队,再去一趟伦敦。”

    “好!”杨立国回道,“我会尽量加快我们双方的接洽进度,先完成资产注入部分的资产清算和接收,至于现金注入……这方面还要看罗氏家族集团的具体情况,但无论如何,我会尽快督促的。”

    “行,那今天的会议,就到此结束吧!”苏越最后说道。

    散会之后,苏越连线了港城分公司,吩咐罗云峰,让他全面压制阿狸巴巴的股价,三个月之内,不能让阿狸巴巴的股价大涨。

    罗云峰在接到苏越的指令后,迅速开始布置,卖空阿狸巴巴股票。

    同时,利用信息渠道优势,快速放大阿狸巴巴集团内部现金流,紧张的利空,从消息面上,对阿狸巴巴股价进行压制。

    “搞什么啊,股价都快破发了,还跌?”

    “更郁闷的,是这些天,无论沪指还是恒指,都在接连向上,阿狸这支股票,还跌跌不休,这都快跌到去年10月份,金融危机最严重时的价位了,难道传说的阿狸内部现金流陷入枯竭,烧钱扩张的战略施行不下去,公司面临着崩盘,都是真的?”

    “什么传言不传言的,我看呀,阿狸之所以跌跌不休,严重跑输大盘,根本原因就一个,那就是估值过高。”

    “对,营收规模扩张,倒是很快,但不赚钱啊!”

    “120倍pe,对于新兴互联网股票来说,也算相当高估的估值水平了,同类股票,滕迅的估值,就没这么高。”

    “急速成长期的企业,按理,不应该用pe来进行估值。”

    “从营收增速上来看,阿狸巴巴没有问题,可市场就是不买账,股价和滕迅股价的走势,完全是对立的,真让人奇怪。”

    “没什么奇怪的,滕迅估值还不到100倍呢,并且qq的成长空间和变现能力,可不比阿狸的掏宝弱。”

    “什么会员、黄钻、绿钻、紫钻什么的,小朋友可喜欢了。”

    “还有它的游戏运营收入,最近一两年可是一直在暴涨,俨然已经成了互联网领域的网络游戏第一股。”

    “而且……好像滕迅也要开始切入电商市场了。”

    “说白了,电商市场看上去,虽然空间很大,但资本也很容易切入,阿狸巴巴的竞争对手更是遍地开花,谁也不能保证市场经过野蛮扩张之后,真正具有核心竞争力,能够留下来的企业,会是阿狸巴巴。”

    “撤了,撤了,看样子,阿狸的股价还得跌下去。”

    “最近阿狸的盘面,成交量一直在扩大,可股价就是不涨,很是邪门,好像里面很多资金,都在低买低卖,故意做低股价一样。”

    “难道是大资金在有意做空?”

    “没道理啊,阿狸现在的股价,已经逼近历史新低了,再往下……那就直接奔着破发去了,做空就算按照阿狸最坏的经营预期,恐怕也没多少利润吧?”

    “看最近这走势,和量能扩大的征兆,确实像是大资金有意做空。”

    “都说大资金先知先觉,难道阿狸还有重大利空没有爆发出来?”

    “不管是不是还有重大利空没有爆发出来,一直处于下跌趋势之中,亏钱效应明显的股票,还是不要在里面长待了。”

    “亏得不多,自然可以走。”

    “像我这种,在阿狸股票上,已经腰斩的人,那是真的被套到无法动弹了。”

    “我虽然没套那么深,但也不想走了,我就不信了,阿狸能破产?所谓的互联网泡沫,在08年次贷危机中都没破,现在会比当初还难?”

    “我还有一点钱补仓,就跟它死耗了,用网格交易,一直补仓到9块。”

    “只要阿狸不破产,我相信它的走势,总会反转。”

    “刚刚传出消息了,听说阿狸巴巴集团的大股东雅虎要退出阿狸巴巴,阿狸巴巴集团管理层正在到处筹措资金,准备回购雅虎手里的集团股份。”

    “不是吧,雅虎要退出?”

    “估计是阿狸巴巴上市之后,表现太不如意,不及雅虎的投资预期,现在金融危机过去了,全世界的投资机会很多,他们想回笼资金,投资其它项目吧。”

    “好像按照回购协议,雅虎退出阿狸巴巴时,阿狸巴巴集团是有优先回购权的。”

    “这传言哪里来的?”

    “听说是阿狸巴巴集团内部传出来的,好像马芸为首的集团管理层,所谓的阿狸系,确实要与雅虎分道扬镳了。”

    “如果是真的,那对阿狸来说,恐怕不见得是什么好事。”

    “对,这个时候,阿狸正是资金紧缺的时候,如果雅虎退出,缺失了这一个实力深厚的资方支持,恐怕阿狸的日子更难过。”

    “阿狸巴巴集团回购雅虎手里的股份,需要不少钱吧?”

    “这个时候,马芸为首的阿狸系管理层人员,能从金融机构中,融到这么多钱?凭阿狸巴巴集团目前的资质,恐怕没有金融机构,能够皆给他们这么多钱。”

    “软银呢,软银不会出手吗?”

    “我记得软银的孙先生和马先生关系很好,软银有资金实力,而且也是阿狸巴巴的大股东之一,一直很看好阿狸巴巴的未来,相信雅虎如果硬要退出,软银不会坐视不管的吧?”

    “想简单了,软银在阿狸巴巴的持股,已经逼近30%了,跟目前阿狸巴巴集团管理层旗鼓相当,马芸先生虽然看上去是个格局很大的人,但我认为他内心是不会轻易放手回购雅虎手里股份的机会的。”

    “就算软银愿意,马芸先生恐怕也不会给软银这个机会。”

    “让软银在阿狸巴巴集团的持股,进一步扩大。”

    “如果雅虎退出的事情是真的,马芸先生肯定会全力寻求外部资金和其它资本外援,这样一来,可以制衡软银,二来……可以进一步使阿狸巴巴集团的股份,更多地回到自己和管理层手里。”

    “看着吧,肯定有外援机构出手,就是不知道会是哪一家。”

    “要想回购雅虎手里的股份,所需资金,恐怕得百亿以上了,国内有这个实力的机构不多吧?”

    “多半还是国外的机构出手。”

    在市场众说纷纭的传言之中,在阿狸巴巴股价依然逆势下跌,走向破发之路的交易之时。

    阿狸巴巴集团内部,集团管理层和雅虎投资机构,终于在6月4日,达成一致协议,阿狸巴巴集团将按照目前的阿狸巴巴集团估值水平,以221亿的资金,全资回购雅虎投资机构所持有的19.4%的阿狸巴巴集团股权。

    回购之后,按照当初的股份回购分配协议机制,阿狸巴巴集团管理层合计持股,将达到47.2%。

    而雅虎持股,将降低到6.8%。

    双方回购协议签订之后,6月6日这一天,万众瞩目的‘白衣骑士’,帮助管理层,回购股份的资方机构浮出水面。

    ‘添越资本’集团旗下的远东银行,以向阿狸巴巴集团授信200亿借款。

    再一次,震惊大众视野。

    “天啊,没想到居然是远东银行!”

    “我说以马芸先生为首的管理层,哪来的魄力回购雅虎手里的股份,没想到是搭上了远东银行。”

    “这么说,苏总的‘添越资本’集团,大概率是要参与到阿狸巴巴投资中去了?”

    “目前没有迹象表明苏总的‘添越资本’集团参与了,但远东银行是苏总的‘添越资本’集团全资控股,200亿这么大手笔的借款,而且是专用与阿狸集团管理层回购雅虎的股份,这事太蹊跷了,若说没有苏总的授意,我绝不相信。”

    “要是阿狸巴巴搭上苏总这班车,那抛弃雅虎,还真是正确的选择。”

    “真这样,阿狸巴巴集团的基本面就完全改善了,毕竟背靠‘添越资本’集团,资金上,完全不用发愁。”

    “一口气,200亿借款,现如今的远东银行,果然早非昔日可比啊!”

    “说起来,汇丰银行看见远东银行如今的资产规模和扩张速度,内心应该要气死了吧?”

    “气什么?当初汇丰若不砍掉远东银行,其挤兑肯定蔓延到汇丰本部身上,远东银行能活下来,完全就是苏总的能力。”

    “汇丰不卖掉远东银行,远东银行也不会有今天。”

    “阿狸的股价,这一次该涨了吧?雅虎出局,‘添越资本’集团入场,这预期,可是直接打满啊!”

    “那可不一定,这是借款,可不是直接入股。”

    “借款是要付出利息的,221亿的资金,被雅虎拿走了,阿狸巴巴集团除了要背上200亿借款的利息,还损失了21亿的现金,这样内部现金流更会雪上加霜,基本面可能还要进一步恶化,不跌就算好了,别妄想股价能涨。”

    “如果这200亿资金,不是借款,而是苏总旗下的远东银行,或者‘添越资本’集团本身入股所致,那才是真正基本面的改变。”

    “远东银行大额借款,不就代表苏总看好阿狸巴巴的未来吗?”

    “万一是远东银行自主业务,跟‘添越资本’集团无关呢?毕竟现在远东银行体量已经很大了,资产规模早已是千亿美元以上,200亿华币的借款,对他们而言,并不算太多,恐怕也用不着母公司,集团进行审批。”

    “我建议,还是等一等。”

    “阿狸巴巴集团在回购雅虎股份中,损失了21亿的现金,他们内部现金流本就紧张,肯定要想办法解决的。”

    “先看一看管理层后面的动作,然后再做出应变,才是正理。”

    面对阿狸巴巴集团回购雅虎手里股份的事情,以及远东银行对阿狸巴巴大额授信的问题,市场散户、机构的解读,利好、利空,皆数不胜数。

    但无论解读成利好,还是利空,市场的选择,才是最重要的。

    接下来的近一个月时间,阿狸巴巴的股份,在无数散户、机构的期待中,并没有大幅上涨,当然……也没有再继续绵绵下跌之势,而是横在11.5元的价位附近,稳定在550亿市值中枢。

    直到7月9日,这天的到来。

    在雅虎大规模退出阿狸巴巴集团的投资,股份急速锐减之后,7月9日这天,阿狸巴巴集团召开了临时股东大会。

    马芸为首的集团管理层,在临时股东大会中。

    投票表决,通过了以11港币的价格,向‘添越资本’集团定向增发2.3亿股阿狸巴巴网络公司,即上市公司股票,共募资25.3亿港币,以解决阿狸巴巴集团现金流危机的股份增发方案。

    方案通过之后,7月10日,阿狸巴巴集团即将方案,提交证监会审核。

    半个月时候,即7月24日,方案审核通过,‘添越资本’集团,正式切入阿狸巴巴集团的投资之中。

    之后……

    阿狸巴巴股价连续反弹,从11.5元附近,一口气爬升到18元港币附近。

    市值逼近1000亿港币。

    “马先生,你现在还想私有化吗?”7月30日,苏越在禹杭,再次与马芸见面,“我觉得我们当初的协议,恐怕得变一变了。”

    阿狸巴巴搭上‘添越资本’集团之后,其估值,迅猛暴涨。

    苏越觉得阿狸巴巴失去估值洼地之后,已经不适合私有化了。

    “苏董事长想怎么变?”马芸微笑地问道,“定增计划,我已经按照约定完成了,私有化的计划……虽然目前因为公司估值涨了起来,施行的代价太高,但市场是动态的,说不定股价明天就跌回去了。”

    “苏董事长是做股票起家的,对于资本市场,比我熟悉,也比我精通。”

    苏越微笑地道:“话虽如此,但我在想,既然阿狸已经完成了上市,何必要再退市,重新上市,让投行机构和保荐机构,再赚一次钱呢?”

    “马先生先前是不满意港股市场对于阿狸巴巴的估值,觉得阿狸严重低估了。”

    “觉得市场投资者,都瞎了眼。”

    “可如今我们‘添越资本’进来了,你刚才也说过,我是靠做股票起家的,自然知道怎么去抬升市场估值,怎么去维护投资者的市场预期。”

    “搭上我们‘添越资本’集团,阿狸在二级市场的估值水平,低不了。”

    “而且,市场的投资者不是瞎子,只要阿狸在未来体现出它的潜力,市场投资者们,会给予足够的估值待遇的,你也会成为富豪榜前列的富豪,完成你的财富梦想。”

    “苏董事长……这是在劝我不要私有化。”马芸惊讶地看着苏越。

    苏越微笑地点头道:“自然如此,我想劝马先生把阿狸巴巴集团余下的资产打包,一鼓作气地全部注入上市公司,完成阿狸巴巴集团的整体上市,当然……在此期间,我会尽量帮忙压制阿狸巴巴上市公司的股价,让资产注入顺利进行,不至于让二级市场占了集团资产注入的太大便宜。”

    “只是在资产打包注入上市公司之中,由上市公司新增发股份购买注入资产的股份认购中,我们‘添越资本’集团,要占据70%的认购份额。”

    “打包上市?”马芸吃了一惊,“苏先生是怕我将私有化的计划,一直搁置,无法履行当初的承诺吧?”

    “不是怕你不履行当初承诺。”

    苏越轻笑了一声,眼神逐渐变得冷冽:“而是当阿狸巴巴规模、利润全面释放之后,估值下不来,就算你愿意履行私有化的承诺,我们鉴于参与私有化的投资代价太高,也会选择主动放弃。”

    “马先生也许正是想等阿狸巴巴的估值上去,私有化变得不可能。”

    “逼我们主动放弃。”

    “这样……你既不违背当初承诺,又达成了借我们的手,除掉雅虎,拿回股权的所有目的。”

    “而且,私有化失败,阿狸不退市,那么我们通过远东银行借给你的200亿资金,想要债转股,也就成了一纸空文,无从谈起。”

    “说起来……马先生真是好算计。”

    “其实你最初找我们的目的,恐怕根本就没想着私有化,而是主要想借我们的手,赶走一直对你指手画脚的雅虎投资机构。”

    “我想,既然马先生……从未想过私有化,那么整个集团全部打包上市,又有何不可呢?”

    “你算计我们‘添越资本’集团,借我们的手,赶走了雅虎,我们想借着阿狸集团的整体上市,切一块蛋糕,不过分吧?”

    马芸被苏越挑开当初的一切算计,脸色反而平静了下来。

    他静静地盯着苏越,微笑地道:“苏董事长既然知道我在算计你们,知道我的目的是赶走雅虎,拿回股份,还执意参与进来,看来是笃定了我会答应你将阿狸集团打包整体上市,并任由你们切下余下资产上市之中,70%的股份份额这件事了?”

    “这是互利共赢的事。”苏越微笑地道,“远东银行200亿资金,是借款,这200亿资金,我们可以继续扶持阿狸集团前行,却也可以以你们阿狸集团风控不合格、有重大违约风险为由,在下个季度,提前收回贷款,放弃利息收益。”

    “毕竟马先生想过河拆桥,我们自然也可以。”

    马芸笑着说道:“苏董事长应该知道,就算你们提前收回贷款,你们已经帮我过桥了,我可以重新筹措资金,这难不倒我。”

    “但25亿港币的投资,我们也损失得起。”苏越眼神明亮,“马先生真要这么做,阿狸的口碑和信誉,可就全完蛋了,而且……我可以保证,阿狸的估值会重新跌入谷底,你们在未来也会遇上更多的资金难题。”

    “我刚刚说了,这是互利共赢的事。”

    “马先生是有大格局的人,应当不会把未来的路,越走越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