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MySQL server on 'localhost' (10061) in I:\bqge\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3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I:\bqge\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3
592 旻山 下_十方武圣_笔趣阁
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十方武圣 > 592 旻山 下

592 旻山 下

 热门推荐:
    如今魏合手背上的玄字,已经可以供应他非秘技状态下的全部实力解放了。

    但做到这一步,就是极限了。

    河山君等大妖魔身上的材料,培养出来的转换组织,最多只有这个层次。

    这还是因为河山君本身就是极其擅长防御的大妖魔。

    换成其他,不一定有这么好的效果。

    从这几个大妖魔口中,魏合得知,妖盟中还有三大千年大妖。

    这三大千年大妖,才是妖盟真正的底蕴底牌。

    就算强如旻山老母,也不过是和河山君一个层次罢了,面对千年大妖,任何妖魔都只能卑躬屈膝,表示臣服。

    魏合觉得,最高等的转换组织,或许只能去找千年大妖才能完成。

    他打算先将自己实力完全解封后,达到可以毫不顾忌随意使用的程度后,便开始大规模的囤积转换组织,为之后解开大月皇陵,做好准备。

    太极图玲珑塔那边的大月皇家陵墓,其中还有很多大月真血强者。

    只要能将他们都救出来,这片大地,未尝不能重现当年的盛况。

    当然,魏合真正的心愿,还是希望陵墓中,会有师尊李蓉的踪迹。

    他能确定元都子离开了,但除开元都子,其余还有李蓉,还有玄妙宗的其余几位祖师,他们应该都在陵墓之中。

    所以,若是要开启陵墓,重现真血真劲辉煌,他就必须提前准备好足够多的转换组织。

    另外,周行铜两人的状况,也让魏合彻底对纠集外面的残余武者这个想法,死了心。

    这么弱的武者,纠集起来,又有什么用?估计连普通的持枪士兵都压制不住。

    4月19日。

    宁州大帅府后门处。

    陈友光满眼血丝的看着一辆黑色汽车,缓缓扬起尘土,沿着马路朝远处驶去。

    他终于将那个恶魔彻底送走了,终于,彻底解脱了。

    妻子一直在外奔波,如今终于可以回来好好休息了。

    这段时间的生活,对陈友光来说,简直就是个噩梦。

    他从高高在上的大帅,瞬间跌落成了被关押禁闭的囚犯。

    妻子被逼外逃,曾经的属下转眼便被屠杀殆尽。

    呼

    此时他终于长吐一口气,还好的是,他一直忍辱负重,一直忍耐着,如今,终于到了

    “大帅,虽然大人走了,但也要记得,不要忘了执行魏先生的命令。”忽地一旁的一名高级副官,沉声提醒道。

    陈友光眼瞳一缩,猛地看向对方。

    “你什么意思?!”他神色一凝。

    “大帅,在您禁闭期间,所有敢反抗的,都已经没了,剩下的人,身上都有魏先生留下的手段。所以”高级副官微微露出一丝苦笑。

    陈友光闻言身体一颤,刚刚升起希望的眼神,又再度缓缓沉寂下去。

    “啊!!”忽地府内传来侍女的尖叫声。

    陈友光赶紧冲进去一看。

    在大帅府的前厅院落中,一名浑身鲜血淋漓的白衣女子,正躺在地上奄奄一息,正是他魂牵梦绕的妻子——云四!

    她脖子上还捆了一根标签木牌。

    上面刻着:多谢款待,物归原主——魏。

    陈友光双手颤抖,缓缓走近过去,轻轻抱住妻子,视线模糊起来。

    车辆的引擎声,有些粗糙发毛,但能够载人从宁州前往旻山,这么远的距离,已经让魏合心头赞叹了。

    他坐在后排,目光从车窗往外看去。

    外面随风飞扬的落叶,连绵起伏的远处青色山脉,还有偶尔飞过的大小鸟雀,都让他有种熟悉的亲切感。

    那种感觉,就像是前世独自一人乘坐长途汽车,外出上学时的感觉。

    那时候的他,独自坐车前往远离家乡的大学,行李箱子放在头顶上,一个人坐在位置上,唯一的消遣,就是看看窗外变化的景色。

    “一转眼,时间过得真快。”魏合感叹。“如今居然连这样的汽车都能造出来了。”

    “是的,这里我们来时,都还只是用马车牛车代替。”驾驶位开车的华君子,小心谨慎的接话道。

    “后来外国势力进来,特别是塞拉克拉,率先入侵,同时也带来了不少的这些东西的冲击。”

    “你们妖魔在来元月之前,是住在什么地方?”魏合随意问道。

    “在现在的临洲。”华君子老实回答。

    这些时日里,他是亲眼看到其余三个大妖魔,被各种实验折磨得死去活来。

    最终最强的河山君,被折磨得全身妖力衰竭,处于濒死状态。

    红猎早已身死,身体都化为了一团类似血肉球体的东西。

    燕山熏身上起码被移植栽种了十多种组织,被剪断身上筋膜肌腱,失去行动能力,成了妖魔盆栽。

    只有他投降得早,除了被取了一些样本外,其余毫无影响。

    这也让他越发对魏合产生惊惧之意。

    “临洲那边,妖魔数量极多。我们是其中一支,原本是担着前来探索的使命。

    没想到过来后,发现这边资源丰富,地界肥沃,所以那边都转移迁徙来了元月。”华君子诚实回答。

    “临洲”魏合心中升起一丝想法,“等到有时间,倒是一定要去看看。”

    华君子不敢接话,只是老老实实开车。

    他们没有选择自己迅速赶去旻山。

    而是选择用汽车慢慢赶路。

    这是因为魏合打算借这个机会,好好看看路途上的变化。

    宁州大路两旁,不时掠过的房屋,开始越来越少。

    渐渐的,这些房屋要到很久才会路过一个。

    宁州到旻山,路途不远。

    很快,一个多小时后。道路两侧开始零零散散出现麦田。

    青绿色的麦田在阳光下反射出赏心悦目的翠色荧光。

    偶尔有一些农民扛着锄头在路边行走。

    “这里野外这么安全么?”魏合出声问道。

    “旻山周边都有旻山老母的禁令,不允许任何没记录的妖魔和猛兽靠近。整个旻山的妖魔食粮,基本都是由各种战俘,罪犯,填补空缺。对普通人反而无害。”华君子解释道。

    “是吗?”魏合点头,这妖魔治下的环境,反而感觉要比人治下安宁许多。

    车子越来越靠近旻山,路上的车辆也开始越来越多。

    “旻山比起宁州,要大上很多倍,这里也是整个元月最繁华城市,各地商会工厂,都会从这里进出口各类货物,所以这里的有钱人也很多。”华君子简单介绍道。

    魏合点点头,没再说话,而是专注而仔细的看着这时代变幻的地方。

    车子越来越接近城区。

    路边的房屋也越发多了起来,仿佛进了一些乡下城镇。

    两边民居商铺稀稀疏疏,门口多坐着编织着什么东西的老太太。

    魏合一眼望去,满街都是一片灰色,褐色,只有极少处,有一抹彩色晃过。

    他心头了然。

    要想看到如前世那般鲜艳的各种色彩的衣物,终归是很难的。

    现在的元月,怕是连色彩染料的配方,都还处于落后的水准。

    而且,能够穿得起鲜艳彩色衣物的人,也只有极少数的有钱人和官家了

    街面上满是泥水碎石。烂掉的草根,牛粪马粪等等,到处都是。

    从车窗外透进来一丝丝难以言喻的臭味。

    “加速吧。”魏合轻声道。

    车窗外路过的人们,大部分面黄肌瘦,瘦骨嶙峋,面色麻木,身上的穿着也大多毫无美观可言,能够保暖遮风挡雨,就算不错了。

    大人们戴着圆帽,草帽,或是留着平头板寸。

    孩子们大多是元宝头,光头。

    所有人的肤色都有些黑。黄中带黑,粗糙而没有光泽,那是风吹雨淋日晒留下的痕迹。

    魏合一眼望去,能够感受到的,便只有脏,乱,落后,麻木。

    不过慢慢的,随着车子越发接近城区。

    两侧的建筑慢慢开始带有各种风格了,有元月本土风,也有外国塞拉克拉那边的欧式风。

    魏合很早以前,便觉得塞拉克拉很像前世的欧洲,这其中最关键的地方,便在于建筑风格和衣着打扮。

    车子很快经过一处关卡的排查,在递出属于宁州开具的通行证后。

    车辆排着长队,缓缓驶入真正的旻山。

    此起彼伏,高低不平的楼层。熙熙攘攘的人流中,不止有元月人,还有不少外国人。

    很明显,大部分的元月人因为营养饮食问题,不如外国人健壮高大。

    而其中很多元月人,多是衣着朴素,显然是干体力活的。

    其中衣着整洁,质料贵气的,终归是少数。

    反而绝大部分的外国人,多是衣着光鲜,神色自信。

    这让魏合不由自主的联想起前世的民国。

    这里唯一和民国时期不同的,或许便只有那头随处可见的脏兮兮的辫子。

    “魏先生,我们现在要去哪?”华君子开着车,小心翼翼的从后视镜看了看魏合。

    “找个地方停车,下来转转看看。”

    魏合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这个本土和外国交汇处建立的城市。

    也有心想下来看看周围情况。

    “是。”

    车子缓缓沿着街道,开上了一处河岸边大道。

    道路一侧全是纯白色的树花,也不知道是什么品种,花瓣随风飘洒,带来阵阵清新香气。

    嘭。

    忽然魏合前面路面上,一辆黑色轿车噗嗤几声后,缓缓停了下来,似乎撞上了什么东西。

    紧接着一阵细微的哭声从前面飘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