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MySQL server on 'localhost' (10061) in I:\bqge\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3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I:\bqge\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3
第一千八百四十一章 北域_修真强者在都市_笔趣阁
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修真强者在都市 > 第一千八百四十一章 北域

第一千八百四十一章 北域

 热门推荐:
    累赘倒是不要紧,如果遇到危险,抛下自己跑就是了,还能让累赘吸引一下火力。

    问题是,陈浩没有经验,什么都不懂,性格又很莽,万一不听话,手贱或者嘴贱,或者自告奋勇什么的,惹了麻烦连累到他们那就不好了。

    毕竟情报人员需要深入北域,遇到麻烦可能是要死人的。

    费兴思自然知道他们的心思,也没有勉强,说道:“陈浩,大家这些日子都很忙,恐怕没有精力和时间带你,你就自己熟悉情况吧。”

    “其实当情报人员也用不着太多经验,本堂有所有妖魔的详细信息记录和情报人员的行动细节规程,你可以凭身份从大阵里复制一份,这些信息都是公开的,看过一遍后,就知道怎么做了。”

    “你刚来,修为又不高,就暂时负责这个方向的万里区域吧,其他执事都是负责五万里区域内的。”

    费兴思说着,屈指弹出一道青色光芒。

    光芒一闪,化作缩小的前线大峡谷模型。

    然后费兴思在大阵前方,挑选了一个方向和范围,指给陈浩看。

    陈浩看了两眼,说道:“属下记住了,谢谢费长老照顾,非常感激。”

    费兴思见他知道感谢,微微点头:“有多大能力就使多大能力,如果感觉不妙,不管有没有危险,都赶快逃跑,遭遇妖魔,如非必要,千万不要与之战斗,毕竟你的职责不是猎杀妖魔,而是侦查情报。”

    “属下明白。”

    费兴思又道:“另外我要警告你,探取情报虽然自由,无人看管,但是每次传递的信息必须真实可靠,如果你为了交差而故意敷衍了事,或者故意杜撰编造虚假信息,不管是否造成严重后果,都会军法从事,听明白了吗?”

    说到这里,语气变得严厉起来。

    陈浩躬身:“属下明白。”

    费兴思道:“基本就是这些了,由于情报具有时效性,所以不管什么信息,都要求即时传信汇报,需要什么辅助,你向后勤堂申请,只要不是太过贵重,基本都会批准的。”

    “是,费长老。”

    “给你三天时间熟悉侦查范围内的情况,三天之后,再正式汇报,这就去吧。”

    “是。”

    陈浩拱了拱手,离开大厅。

    “你们也都忙去吧。”

    费兴思看了一眼其他修士,挥手说道。

    众人纷纷离开。

    “庞山,你等一下。”

    忽然,费兴思叫道。

    庞山停住脚步。

    等其他修士都离开后,费兴思才道:“你如果有空的话,照看一下那个陈浩。”

    庞山一怔,笑道:“费长老,您怎么还升起恻隐之心了?

    那小子挺对您胃口?”

    费兴思道:“那倒不是,不过我看陈浩虽然普通,但是言行举止,也算有分寸,态度也是不卑不亢的。

    不像是那种纯莽无礼之人,敢主动申请来情报堂的人很少,能照顾一下就照顾一下吧,别死的那么快,当然,我是说在你力所能及范围内,如果他真要作死,那也不用管。”

    庞山道:“明白,我知道怎么做了。”

    费兴思点点头。

    庞山离开了。

    费兴思坐在椅子上,屈指弹出青光,又幻化成前线大峡谷的沙盘模型。

    他用手拄着下巴,看着模型,又看了一眼模型外面无边无际的黑暗地带,叹了口气。

    “这次妖魔大潮非比寻常,侦查范围被逼得越来越小,情报也是越来越难侦查了……”……陈浩走出情报堂口,回头看了一眼,心想:“这个费兴思倒是有一点和苗树林相像,虽然表面冷漠,但心里却都有一丝说得过去的地方。”

    费兴思交代庞山的话,陈浩自然用神识听见了。

    离开情报堂,陈浩先是通过大阵,复制了妖魔信息和情报人员行动规程,看过一遍后,心中有数,又向后勤堂申请了一大堆必要的东西,然后赶赴大阵的北向出口。

    大阵一共两个出口,南向面对的就是自南界,北向出口,自然就是北域了。

    陈浩这一路上听多了北域的传闻,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见识一下真实的北域。

    很快,陈浩来到出口,顺利出去。

    他已经制成魂牌,相当于有了认证的身份信息,大阵也就不再扫描。

    刚走出出口,陈浩便感觉到了不同。

    一股阴郁、压抑、令人不舒服的感觉隐隐传来。

    就像是下雨阴天给人的感觉似的。

    陈浩抬头看去,天空果然是阴沉的。

    明明没有云朵,是个大晴天,而且太阳当空高照,但是天空却仿佛蒙上了一层灰,显得非常阴沉。

    阳光也仿佛被厚厚的毛玻璃挡住一般,只显示出一个小亮点,就像是一个灯泡般,一点也不刺眼。

    周围寒风凛冽,呼啸吹拂,不时发出令人恐惧的鬼哭狼嚎般的呼啸声。

    至于地面,从出口往外,全是一望无际的黑色荒漠。

    荒漠上除了石头、泥土之外,似乎什么都没有,不过陈浩神识扫去,发现荒漠上存在不少植被。

    不过这些植被都是黑色或者深灰色的,和泥土几乎一个颜色,不细看的话,分辨不出来。

    这些植被生的也是奇形怪状,非草非花非木,千奇百怪,不像是植被,倒像是一具具狰狞畸形的尸体插在地面上,越看越感觉恐惧。

    一些黑色植被无风自动,没有摇曳的姿态,反而像是厉鬼夜舞,令人心惊胆战。

    远处,隐约能看到一些仿佛是山脉般的影像,那山脉虽然高大,却没有雄伟壮丽之意,反而充满煞气,凶险奇恶,云山雾罩,隐藏在黑暗处,仿佛巨大的恶魔在摇晃,不时发出震动天地的吼声。

    不时有奇形怪状的影子在山脉影像前闪过,看不真切是什么,仿佛海市蜃楼一般,有种令人迷幻的,恐怖的感觉,又像是陷阱,让人有想要一探究竟的冲动。

    陈浩看着远方,看着看着,忽然间寒毛竖立,毛骨悚然。

    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心生出一股恐惧来。

    仿佛在极遥远的地方,有一种无法逃脱的巨大恐怖。